Interview with Ferdie Ju, owner of 55 gallery

鞠慧访谈
From Randian

“黄蚂蚁艺术实验室 第二回:借风使舵”, 胡庆泰个展,2013年3月30日至4月14日

黄蚂蚁艺术实验室 第一回:臭水沟的春天“, 厉槟源个展, 2013年3月9日至3月24日

前厅影像 项目第一回: 死了都要爱“, 厉槟源个展, 2013年3月9日至3月24日

没有立场“, “张振学个展, 2013年3月9日至3月24日

五五画廊(上海莫干山路50号4号楼A-1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五五画廊今年新成立了一个独立项目系列:黄蚂蚁艺术实验室。就该项目的设立初衷、及其与画廊运营之间的关系,燃点编辑顾灵采访了画廊总监鞠慧。

顾灵:五五作为一家画廊,为何会去设立一个所谓非盈利空间?

鞠慧:非盈利应该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我们说黄蚂蚁艺术实验室“不以商业为主要目的”,但并不意味着违背画廊本身的运营性质,有人来买、我们不卖;而是所做的项目内容本身可能就没法卖、卖不了。作为一个实验空间,黄蚂蚁旨在系统地推出实验性的聚焦方案,为艺术家梳理他们的艺术创作脉络提供实战场地,为他们走向国际当代艺术舞台提供机会。

顾灵:五五本身从设立之初也一直在关注年轻艺术家,此次新设立的实验空间和画廊主体运营应如何相区别?

鞠慧:五五1999年成立于泰国曼谷,当时的运营性质更多类似一个创意中心,不仅有纯粹当代艺术圈的人,还有设计界、时尚界、音乐、表演等跨界的展示与交流。2005年我们随着经济大浪潮回到国内,落足上海的M50艺术园区开办了画廊。我们一直以来关注的主要都是年轻艺术家(70后的艺术家),发掘、甚至可以说培养了大批新锐艺术家。其实早在2008年,我就有了创办一个单纯的实验空间的想法;后来我得知了北京的泰康空间以完全非盈利的形式策划了“51平方米”系列,颇有感触,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到他们的鼓励;之后不断构思,直到考虑开辟画廊三分之一的空间专门用来展示这些独立的实验项目,这样对画廊本身运营产生的压力也有限、可以承担,于是今年最终实现了这个项目。

厉槟源,”死了都要爱” 表演视频, 9’32”, 五五画廊。

厉槟源,”臭水沟的春天” 现场, 五五画廊。

顾灵:那么五五又是如何选择艺术家的呢?

鞠慧:首先是年龄上的限制,实验空间只邀请80后的艺术家。这是因为,据我八年多来的经验,隔年如隔山,年轻一代、尤其是80后艺术家的创作有着扑面而来的活力。作为画廊,我们可以借助于实验空间的开放性,寻找到一批新兴的年轻艺术家,给他们以展示的机会, 把他们的作品介绍给更多业内人士,包括评论家、藏家、美术馆等等。其次,当然就是创作品质上的要求,由我本人遴选并联系艺术家。通常艺术家在接到邀请后,热情都非常高,很愿意参与进来,也都十分珍惜这样的项目机遇。

顾灵:请问五五会完全承担项目的创作经费吗?

鞠慧:不,我们沿用的是西方模式。艺术家自己支付创作的经费,画廊包吃包住包盘缠。我认为创作是艺术家的事,是他们自己的事,画廊可以提供的就是空间、平台,还有宣传及后勤。我认为,目前艺术圈很多机构都不各司其职,反而相互混淆,画廊想学美术馆、做公众教育,这样好像自己就高尚一点;美术馆想赚钱,要像画廊一样卖画,都颠倒了。在艺术体系上,我还是非常认同西方的成熟艺术体系的,各做各的,分工清晰。画廊就是一个商业空间和展示空间,我们并没有足够的学术和资源,但画廊是一线的艺术家的发现者和培养者,是艺术家职业生涯的起点,是艺术家的宣传阵地。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还没到另辟蹊径的程度,当我们对西方成熟体系充分把握了之后,再作创新也不迟。

顾灵:你提到画廊作为艺术家发现者、培养者的角色,但实验项目本身在空间上、呈现上是否也存在着一定的限制?

鞠慧:空间不大,我们也没有专门请策展人。但我认为,年轻艺术家没必要都往大里做,动不动就学前辈艺术家做大规模的装置。至于策展人,我认为年轻艺术家也以其本身的作品为主,没必要请策展人来为他们定位。我认为给予艺术家充分的创作自由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他们才能突显其个性地来创作。

顾灵:可能还有时间上的限制?实验项目更新的频率其实非常快,每个月更换一期。画廊又是如何做到质量把控的?

鞠慧:每档项目的展期是三周,接着一周时间布展,然后再开幕。我个人的经验是,看同样的作品,看到第四周就有点厌烦了。这样每月更新的频率,也传达给媒体或者业界一种活力,走马灯式地曝光,每个月都有新作品、新项目、新艺术家。当然对于布展我们也相当用心,会依照预算,尽可能地满足艺术家的要求;甚至这次厉槟源的项目就超预算了。

顾灵:那么参加实验空间的艺术家,和主空间的艺术家,在与画廊的合作方式上,又有着怎样的区别呢?

鞠慧:实验空间的艺术家与画廊采取一次性合作,由于是独立的项目运作,因而画廊不会强求与艺术家签约,艺术家自己很可能也已经有了别家代理画廊。这种比较开放的合作方式也保障了更为多样性的艺术家被纳入到这个项目系列,比如接下来的两位艺术家都来自北京,一个会以纯文献资料、无实体作品的方式来呈现观念,另一个则是多媒体的装置。

顾灵:作为画廊主人与项目发起人,你对实验室项目的期待如何?对画廊的呢?

鞠慧:目前画廊我们可能只做到了七八分,当然十分满分是不现实的,但总要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对于实验室,今年是第一年,我希望每月更新满轴转地做满一年,其实项目已经差不多都定好了;之后下一轮,也就是明年,可能会有些调整,结合今年的经验。但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就像所有机构一样,我不可能本人一直做下去,所以如何找到一个在我之后能继续将画廊、包括这个实验室发展、开拓下去的人,也是我迟早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厉槟源,”死了都要爱” 现场, 五五画廊。

张振学,”没有立场” 现场, 五五画廊。

张振学,”没有立场” 现场, 五五画廊。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