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n-the-age-of-mass-production-is-the-long-museum-just-another-museum

From Randian

By Rebecca Catching
Translated by Gu Ling

批量生产时代的艺术:
龙美术馆,只是又一个美术馆?

中国批量生产的能力和倾向完全超越了单纯的建筑与基础设施建设,甚至延伸到了美术馆。但正如景德镇批量生产仿清花瓶一样,这些批量生产的美术馆空间也极有可能沦为无数颠簸摇晃的空船。这类空间通常都特别大——但留不下什么印象——大建筑里全是懒骨头的骷髅员工。就像堂皇大厅小角落里的一方装饰,剪彩过后,它们总被立刻抛诸脑后。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一家新美术馆开幕,怀疑总是来得很容易。龙美术馆 (上海浦东新区罗山路2255弄210号)于2012年12月18日开张,它有沦为另一艘空船的潜力,不过也有可能,在正确的管理之下,能做些什么。

刘益谦和王薇,这对收藏家夫妇是该华丽项目的创始人,这座美术馆的投资人。刘益谦靠皮包生意发家,后来在股市里赌风颇顺,赚得盆满钵满。他用这些意外之财投身金融业,以111亿人民币(折合17亿美金)身家名列《胡润百富》。最终他将股市营收转入其他“投资”——“以拍卖行为轴心”的庞大艺术收藏由此建立,从古董到当代绘画,无所不包。

龙美术馆的开馆展邀请了多位重量级策展人,如栗宪庭和吕彭。场馆本身位于浦东,离喜玛拉雅美术馆与嘉里中心不远。花岗岩外墙看似品味不俗,但透过建筑,我们并未看出开创性(它不像喜玛拉雅美术馆那稀奇古怪的建筑,仿若巨大的洞穴,穿行其中,又觉得像是走在一对人肺中间);不过在得力的展览设计下,还算不失优雅。

开馆展呈现了刘益谦与王薇夫妇的收藏——刘益谦主收古董,王薇则是当代艺术的支持者——在未来的展览中,非馆藏作品也会加入展览。开馆展之一是由栗宪庭主持的“新裁——龙美术馆开馆邀请展”。说老实话,该展览毫无新意,就是一串“名人录”—— 虽说没那么多岳敏君、曾梵志和其他拍卖场红人之作——但仍几乎是名人手笔,塞满了展厅。

开馆展之二“新续史:龙美术馆现当代艺术馆藏展”回顾了早期现当代艺术创作,包括来自何多苓和张培力等艺术家极具代表性的创作,和来自周春芽和李山等人不那么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展览同时呈现了典型作品与泛泛之作,对有兴趣了解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艺术流派的人而言不失为有用的参考去处,尽管来自观念艺术家如顾德新和黄永砯等人的作品明显缺席。遗憾的是,他们在艺术史中的应有地位被拍卖行或艺术市场的俗人们占据,诸如李继开和刘野。

馆藏中最有意思也最复杂的收藏系列当属“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其中包括来自艾民有和张晴的“再创作”——画幅中,江泽民身边围绕着多位将军和党派领袖,个个昂首挺胸,自豪地站在一艘航母上,迎着惊涛骇浪前进;海军方阵整齐划一地排列在甲板上,直升飞机盘旋于天际。尽管有人会质疑收藏并推广这一特殊时代艺术创作的动因,但恰是由于当时受到严格管控的艺术自由,这些作品的保存与梳理就显得尤为重要,为了让下一代不仅得以理解那个时代下单调的意识形态,还可欣赏那些艺术家在绘画构图、光线与技巧上的炉火纯青——正如由杜键、高亚光、苏高礼共同创作的《太行山上》。

最后在“龙章凤函 – 龙美术馆中国传统艺术馆藏展”,我们可以有幸目睹珍贵的馆藏古董,从清朝的《水纹、蝙蝠纹、云纹与龙纹红木龙椅》到宋徽宗赵佶的传世真迹《写生珍禽图》。

在同样位于浦东的中华艺术宫开幕之前,公众其实少有参观“永久艺术馆藏”的机会。这座美术馆无疑为增强大众对中国艺术的理解添了把力;但人们还是想不通,为什么要选址如此偏僻,尤其在他们宣称会开展一系列教育活动之后,这些讲座内容据称会围绕延伸文献展开。

然而美术馆开幕后一个月,馆内工作人员仍然对未来的展览项目口径模糊。看来,绝大多数力气都花在了大型开幕典礼与逾千名宾客的豪华晚宴上——加之人群中还有一位身穿灰色宽松中山装的毛主席扮演者。

开幕晚宴现场,贵宾们需要刷卡才能进入浦东嘉里大酒店的宴会厅,主办方发给宾客人手一个时髦拉杆箱,由此可以轻松地将装在其中的厚重画册带回家。晚宴嘉宾们还可参与抽奖,幸运儿可免费获得全新iPhone5手机一部。上菜还不断地被一连串官方讲话和各种各样的音乐演出所打断,包括一溜排身穿白裙的女士扯着嗓子唱(明显没受过专业训练)基督教圣歌。

无疑,这家美术馆背后有钱得很。光建造就花了两亿人民币,但它会不会只是一头僵在浦东腹地的花岗岩大象呢?他们高达一千万人民币的年度运营预算(从国外的角度来说)似乎还是少了点,尤其要养20个人的团队。就策展团队而言,吕彭和栗宪庭加入了艺委会,但只有吕彭一个人为展览写了文章(根据画册,“写于台湾前往香港的航班上”),而总策展人就是王薇。她的简历上最辉煌的一笔看似莫过于嫁给了刘益谦。尽管根据馆内工作人员介绍,王薇十分辛劳,每日都在馆内长时工作;不过人们还是不禁质疑其策展视野,尤其在开馆展全像是保利拍卖图录的立体版之后。所有展览中没有一件录像或装置,最大号的作品当数倒影池中闪亮的展望雕塑。

援引美联社报道中王薇的原话“富太太们除了购物都不知道怎么花钱……我想教她们更有品味一些”。不过,她自己的收藏也没怎么超越艺术界的“古琦”和“普拉达”。

除此之外,这对(攀比心很重的)夫妻旗下的另一座面积达三万平米的艺术馆也将开幕,它坐落于沪上徐汇滨江的“西岸文化走廊”,与印尼华裔富商余德耀的私人美术馆毗邻而居。这一长达八千米的“走廊”区域从瑞金路一路延伸至中环高架,多家影艺公司也将落户于此,其中包括“东方梦工厂”——一家美国梦工厂动画影业公司与中方的合资企业。在这座新美术馆开放之后,夫妇俩的收藏看来会一分为二。

尽管在一场开馆展后就断定龙美术馆只是空船一艘未免言之过早,然而其总体上缺乏管理与策展视野的表现,暴发户式的开幕式与缺席的教育项目,皆非一家空间机构独具潜力的好兆头。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