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ating Cloud

浮云

真的,什么都试过了,但她就是脚不着地。

脚着不了地,就好像脚和地是磁铁的两极。

她并没有浮得那么高,就好像磁场的强力恰好让她保持离开地面。

她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好像是在罗马的卡布拉尼卡广场的卡布拉尼克塔影院看维姆·文德斯的《柏林苍穹下》,散了场出来,感觉闲言碎语仍然没有消停,反而将她托起。

于是这浮力持久不散。

她试着弯下腰,双手尽量去够地面。这是个滑稽的姿势,她的屁股撅得老高。

奇怪的是,别人似乎都看不出她的奇异。没有人对她报以好奇。

她试着走到水面,但就不管用了。

她试着走到雪地,也不管用。

空气似乎变得至关重要,在她的脚和地之间保持张力。

她在路上走着,感受着脚底所感受着的奇妙的稳定支撑,带着轻盈和轻盈的摇晃的动感。

她试着穿上云朵图案的浅蓝色棉袜,仍然管用。

她像在光滑的木地板上“溜冰”那样溜起了空气,哦不,地。

小小地助跑,身体跟上去,“划”——她嘴里跟着发出摩擦声。

但其实没有声音。

她躺在床上的时候,脚也会不自觉地稍稍抬高。

她开始厌恶这漂浮。

她使劲将自己身体的重量往下压,压得精疲力竭,脚下的空间却依旧严丝合缝。

她将手不止一次地伸到脚下,试探着那之间的存物,但什么也没有发现。

沮丧地,她跳起来,落回了地面。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笔.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