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orma 15: Lasting Value of Performance Art

From Randian, by Brienne Walsh, Translated by: 顾灵

Performa 15行为艺术双年展声张行为艺术的恒久价值

在2004年之前——也就是策展人、评论家与学者Roselee Goldberg在纽约创立行为艺术双年展Performa(意为行为、表演)的那一年,行为表演艺术在纽约的各大博物馆与一线画廊中经常是缺席的。彼时,行为艺术作为一种创作媒介被视为只在地下俱乐部和实验空间才会发生的老古董。20世纪70年代是行为艺术的黄金年代,那时候的纽约房价低廉,Jack Smith、Vito Acconci、Laurie Anderson、Mike Kelley与Yvonne Rainer等艺术家有时间、有精力,关键还有空间来做能接触到广泛公众的行为艺术——自证为一种鲜活的知识表达体。它是对观念主义的最佳补充,后者的观念恰恰需要形式来加以表现,而身体则是最廉价、最便捷、人人可用的一种形式。

1979年,Goldberg还是一名年轻的媒介研究学者,当时她写了一篇题为《行为艺术:从未来主义到现在》(Performance Art: From Futurism to the Present)的文章,在文中,她断言道:“不论是立体派、极简主义还是观念艺术,任何一个学派似乎都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而艺术家们把行为表演作为一种打破艺术门类的方式,并由此开辟了新的方向。”20世纪80年代初期,艺术能够以及应该做什么已经被差不多彻底打破了,注意力再一次被引向相对而言更为传统的媒介,诸如绘画与摄影。包括Cindy Sherman、Richard Prince与Barbara Kruger在内的“图像一代”(The Pictures Generation)艺术家成名之后,又紧跟了一大批闪耀的艺术明星,如Jeff Koons与Damien Hirst,后者的天价作品常被人议论其价格而非品质。21世纪初,行为作为一种视觉媒介从机构的视野中彻底淡出了。

“我刚在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工作时,美术馆所理解的表演基本就是每周五晚的驻唱乐队,”Performa 15的策展人之一Adrienne Edwards回忆道。Edwards是一名行为表演学者,专门研究非洲离散与南半球的艺术家。艺术界弥漫着一种百无聊赖之感,这种感觉也反映在艺术市场上,也就是一种艺术只是为超级有钱人而作的感觉,机构们更多是在伺候有钱人的口味、而非迎合大众。

Zheng Mahler’s “New York Post-et Préfiguratif (Before and After New York)”

这一切在2004出现了改变,自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究行为艺术的Goldberg已然是一名纽约大学的教授了,她决定成立Performa学会——围绕行为表演而策划公共项目的智囊团。其背后的灵感来自Goldberg为伊朗艺术家Shirin Neshat的作品《鸟的逻辑》(Logic of the Birds,2001年)策划的知名公映项目,这一跨学科的行为表演反思了12世纪的波斯神秘主义,在2002年于纽约林肯中心成功首映后先后巡回到学术声名显赫的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与伦敦Artangel。行为表演的成功与20世纪70年代观念艺术所引发的新兴趣同期发生,与此同时,公众对博物馆的兴趣也在发生转变,人们想看到一些不同的东西。“我想博物馆开始反思人们想要看什么,” Edwards如此评价当时对行为艺术兴趣的重燃。“机构自问‘何以集体表达?’以及‘人们在哪里汇聚?’他们开始看到行为表演是一种能够汇聚观众的特别可行的媒介。”

这一媒介的活力恰从Performa自身获取信心,首届行为艺术双年展Performa 5创办于2005年。同时在纽约城的20余个场地举办包括行为表演、展览、论坛与放映在内的各项活动,全部围绕行为表演艺术展开,首届共吸引了逾2万5千名观众。在全球化的艺术界日益饱和的艺博会,牲畜拍卖会或许比展览与之更有可比性,因为它与艺博会一样都是在巨型展会中心里搭建无数小展位构成的迷宫,简直要让人得幽闭恐惧症。而Performa恰恰创造了一种与众不同,一个现场看艺术的机会,由艺术家们亲自演绎,这是观众可切身感受并能参与其中的鲜活艺术。

Performa 5开启了一系列双年展,每一届的规模都在扩大,艺术节策展人被任命担纲策划,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与机构都投身其中,迄今已办到了第六届。全世界最激动人心的顶尖当代艺术家都参加了这一盛事,包括Elmgreen & Dragset、Simon Fujiwara、Ragnar Kjartansson、Mike Rottenberg和Jon Kessler。

大型机构也开始回应这一艺术盛事的成功与人气,它们开始在自己的规划中安插行为表演类活动。仅纽约一处,全部主要机构都已将行为表演纳入其常规策划。过去两届行为艺术双年展期间,惠特尼都将整层空间拿出来连着做系列行为表演驻地。惠特尼还是展览《出租岛的惯例》(Rituals of Rental Island,展期:2013年10月-2014年2月)的举办地,它将20世纪七八十年代纽约的行为艺术作为对当代域界中渐趋活跃的行为表演创作媒介的一种语境化。惠特尼还举办了Chris Burden的重要回顾展,这位以极端行为著称的艺术家曾在新博物馆的一次表演中对着自己射击。Marina Abramovic的近期回顾展之一也在惠特尼举行,展览包括其2010年在纽约现代美术馆的知名行为表演项目《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艺术家坐着直视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他或她,轰动一时。“我深信Performa对行为表演所贡献的一切,而博物馆也势必会有所回应,”Edwards说,“片断式的临时行为能给其他媒介带来复杂性与质感。”

第六届行为艺术双年展Performa 15(展期11月1-22日)首次设定了一个主题:文艺复兴。首先,该主题为本届双年展限定了一个历史时期,即与艺术史的关联。文艺复兴特指14世纪至15世纪欧洲密集发生的文化生产,而在它结束后的五百年间,文艺复兴在全世界的回响从未间断。Performa 15提出:或许我们恰好活在一个新的文艺复兴阶段,而行为艺术恰是这一阶段的活力之一。或许文艺复兴这个词本身显得有些夸张,但文艺复兴作为今年的主题确实提供了一个回望文化史的契机,让人们去发现其背后所隐藏的东西。“文艺复兴非一日之寒,”Edwards说,“文艺复兴的发生源自一连串重大转变,这些转变发生在欧洲与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亚洲与中东地区之间的深层传动。”

Edwards认为,文艺复兴是一个发现的时代。途经亚洲的航线把欧洲的远征者们带往美洲与非洲。而远征者们带回了工艺品、文化物件与其他种种讯息,这些历史的承载物被作为欧洲中心论的伟大文明世代相传。但是今天,也恰似15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若没有全球化的学术交流与通往无名地区的航运网络,新想法与各种思潮的相互影响也就不可能存在;而艺术史学家也将不再是仅有的推动者。

艺术在今天也处于相似的境况,只不过信息通过社会化媒体与网络而流动得更快。Performa的主题据Edwards介绍,关乎“文艺复兴的‘时代’误植。”它追索着我们在互联社会中对“新”的痴迷,而在文艺复兴时期,新作为一个形容词可以用来描述从对希腊哲学家地理论著的任何重新发现到对1994年南非种族隔离结束后封闭社会的揭露等等事物。如果我们能把文艺复兴的时针调往任何时期、任何地点,那么哪一项发现会成为革命性的呢?

Edwards希望激发对非洲黑人解放战争这一话题的讨论,常驻开普敦的一个艺术小组在位于苏荷区沃克大街47号的Peforma Hub展出了他们的项目(展期:11月1-15日)。参与者不用交换物品、而要交换想法、诗歌、音乐与知识。坐在由Mickalene Thomas设计的座椅上,参与者们形成了一个Edwards口中的“显形图书馆”——古埃及亚历山大被焚毁的书籍借这些人的身体而重生。Edwards还组织了《巴比伦巴西》项目,这是由巴西艺术家Jonathas de Andrade、Eleonora Fabião与Laura Lima带来的一系列行为表演,聚焦于在巴西这样的国家运用行为表演媒介展开创作的兴奋之情。在巴西,种族划分鲜明,贫富差距巨大,富人与大多数人严格划分;而行为表演在这里能够用不多的材料讲述如此多的内涵,只需要参与者就能从街头到机构制造深刻的影响。

多文化主义不仅是Edwards的策划之一,也是Performa 15的一项特质。来自全球各地12个国家的30多位艺术家携项目参展,包括Robin Rhode (南非)、Jesper Just (丹麦)、Zheng Mahler (香港)、Tania Bruguera (古巴)、Agatha Gothe-Snape (澳大利亚)、Oscar Murillo (哥伦比亚)、Francesco Vezzoli (意大利) 和Erika Vogt (美国),还有很多。

Edgar Arceneauz’s “Until, Until, Until…”

所有行为表演中评价最高的作品《Until, Until, Until… 》来自常驻洛杉矶的艺术家Edgar Arceneauz,同样由Edwards策划。作品基于1981年黑人喜剧演员Ben Vereeen为罗纳德.里根就职典礼所做的被审查的演出。Vereen在原本的创作中包含了对种族隔离与种族歧视问题的尖锐批评,然而这段评论因为太具煽动性而未在电视中播出。Arceneauz在表演中重现了当时的就职典礼。将这一特定历史时刻与当下的美国同台并置,我们再一次遭遇了种族隔离历史及其影响:种族隔离尚未被连根拔起。《Until, Until, Until… 》荣获了Malcolm McLaren大奖,奖项以一万美金奖励这位“年轻有骨气”的艺术家,颁奖人是朋克音乐界的前辈、性手枪乐队的启发者Richard Hell,和Young Kim。该奖项还曾颁给过Ragnar Kjartansson与Ryan McNamara,其《MEƎM:一出关于互联网的叙事芭蕾舞剧》(MEƎM: A STORY BALLET ABOUT THE INTERNET)从Peforma出发全球巡演,包括巴塞尔迈阿密艺博会。

Vezzoli’s “Fortuna Desperata”

其他亮点还有Vezzoli的《绝望之运》(Fortuna Desperata),由Bolshoi芭蕾舞团与美国芭蕾剧院的首席芭蕾舞演员David Hallberg出演,灵感取自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首支芭蕾舞剧目;Nina Beier的《抗衰老》(Anti-Ageing)在瑞士学院的室内装置中上演;艺术小组Zheng Mahler的《纽约前后》(New York Post- et Préfiguratif,Before and After New York)比较了今日的香港与 Claude Lévi-Strauss笔下20世纪40年代的纽约;Murillo的《Lucky Dip》在曼哈顿城区海关大楼上拉了一根标有南美玉米品牌商标的横幅,还请了一名表演者坐在大楼台阶上唱西班牙民歌;《飞翔乳房之屋》(House of Flying Boobs)借用了理查德·尼克松的一句有关其中国之行的引言(“在历史的乳房上我吮吸着乳汁并喝醉了。”)用以解构后女性主义世界的歌舞表演。

Performa已经成为纽约每到10月末就会期待的艺术界盛事,不仅以超高人气确立其存在地位,更是为了这一点而存在:行为艺术不仅是Goldberg笔下艺术家穷尽其他可能性后的媒介选择。正如Edwards所言:“这是一个包含一切形式的模式” ,也就是说,行为可以是绘画、舞蹈、电影、哲学或所有一切。“它们共同表达与其各自表达截然不同之事。”

The Performa 15 finale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