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read PRD of Map Office

重读地图署的珠三⻆

The Lord knows what we may find, dear lass,
And the Deuce knows what we may do-
But we're back once more on the old trail, our own trail, the out trail,
We're down, hull-down, on the long trail, the trail that is always new.1

(上帝知道我们会找到什么,
亲爱的姑娘魔⻤知道我们会干些什么-
但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路,我们自己的路,通向远方的路
我们向前,一往无前,走上这条漫⻓的路,这条始终是新的路。)

在《影像-城市-历史:深圳1891-2020》开展前夜,策划人陈东带我和几个朋友进了还在布展的关山月美术馆展厅。从百多年前巴色差会办的教会学校的老照片2,到八九十年代开放时本地的先锋摄影杂志与纪实和新闻摄影,再到2000年后当代偏观念的新尝试,展出的大多数图像都是我已经了解过的深圳,带着一丝怀旧的气息——穷乡僻壤的深圳,与香港相接的深圳,经济特区深圳,朝气蓬勃的深圳,年轻速生的深圳。反倒是近日读到韩愈写深圳的诗让我讶异于深圳深厚悠久的历史——“屯门虽云高,亦映波浪没。”3

待走到最里的展厅,看到了地图署(Map Office)的旧作《珠三角:精益化规划,精细化模式》(2013)。一人多高的三组三角立柱灯箱展示了熟悉却陌生的城市景观——集装箱码头,鸟瞰的林立高楼,黑白的珠三角卫星地图,工业厂房的接待台、车间与教室,夹杂着繁体字与简体字的店铺招牌和广告招贴等等。

这些照片比为这次展览新做的装置要老得多。早在1996年,分别来自摩洛哥和法国的古儒郎(Laurent Gutierrez)和林海华(Valérie Portefaix)在香港创办了地图署。这是一个艺术组合,也是一个开放的研究平台。他们抱着对珠三角的极大热情与好奇,持续二十几年跟踪拍摄这片如今已改称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土地。其实,早在2001年,他们就预见到珠三角很快会演化为与东京都市圈(The Greater Tokyo Area)、南成长三角区(Indonesia–Malaysia–Singapore Growth Triangle,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三国合作)和长江三角洲相当的内部联通的大片区——“珠江三角洲中各自为政的城镇们很快会联合在同一个区域身份中,各自扮演恰当的角色。”4

在《珠三角故事》(PRD STORIES,2004)中,他们将照片分成了十个篇章,有的篇章聚焦地质,比如土壤类型、河水动线;有的篇章聚焦流水线的生产场景,比如大型机器、工人们的特写;有的篇章聚焦建造,比如平地而起的毫无特色的楼房、村庄拆迁的现场;还有污染、大型基建、休闲生活(包括餐馆、露天桌球、宿舍)等等。这些图像体现了他们对人与土地、空间之间关系的聚焦关注——物质的土地与权力的土地,实体的空间与意象的空间,以及人如何改造并使用土地和空间。

这些如今看来带有明显年代感的图像已然成了快速褪色的城市记忆。其中有一张特写,捕捉了一个躺在高架下草坪上睡觉的人。在那个移民潮、淘金热的野性深圳,休息成为一种奢侈,这个随地休息的瞬间成了地图署眼中令人赞叹的奇异风景。

他们两人身为创作者的角色带着一种远征与探险者的浪漫色彩,以及第三方观察者的冷静克制。此次同场展出的短片《与波德莱尔一起回家》(Back Home with Baudelaire, 2005)记录了两人搭乘来自法国马赛的一艘名为“波德莱尔”的集装箱货轮,从深圳盐田港到香港葵涌港的短暂旅程。影片画面是五颜六色的集装箱和沿途的海天风景,字幕中按顺序滚动显示他们的朋友与船务公司商讨协调的邮件。身为法国人,他们首先被这艘船的名字与来历吸引,因为波德莱尔和马赛对他们而言意味着法国、意味着家乡。其次是搭乘集装箱货轮航行这种独特的经验。早在1841年,20岁的波德莱尔也经历过一次传奇的航行——被其放荡的生活惹怒,波德莱尔的继父将他送上一艘前往印度的船,并希望艰苦的航行能够改造波德莱尔。但波德莱尔于航行中途乘坐另一艘船返回了巴黎。但这次通往东方的旅程令波德莱尔产生了无数的幻想,并成为他后来一些作品的创作源泉。然而,最后也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或许在于他们想要亲身体验他们所观察、研究的这个庞然大物——包括香港、深圳和其他珠三角城市的贸易运输网络,从深圳到作为全球贸易和金融枢纽的香港的货运旅程。今天回看,在海面上漂泊的五彩集装箱就像一块移动的大陆,它负载着更多远比贸易往来沉重的距离——已逝的历史与未至的约期之间的距离,岸与岸的距离。

对于他们的创作身份,岳鸿飞(Robin Peckham)曾有过犀利的观察:“地图署对珠三角城市化的激进实验总被夹在不同身份重心的集体之间展示,难以定位,这类情况少说也有:被邀请到中国艺术家群展中以增添一丝国际视野,或到国际艺术家群展中增添一份中国香港视角,或到香港艺术家群展中增添一道中国视线。”或许事实恰是如此:他们同时拥有这三种视角——国际的,中国香港的,中国的。

1The Long Trail, 鲁德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
2 https://www.bmarchives.org/
3《赠别元十八协律六首》之六,[唐] 韩愈
4 “This mutual exploitation of each urban component in the Delta will soon condense into one single entity, with different enclaves.” Extended Territory, 2001, map office
5 http://www.randian-online.com/zh/np_feature/map-office-back-home-at-last/#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