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ohn Baldessari

在空间里对话——Tino Sehgal@上海“占领舞台”项目

Link on Randian 坐上与来时的同一辆车,同一个座位,惟独司机面露疲色。车头玻璃贴着工人先锋号的标语,底色的红与上海美术馆门口立着的“咱们共产党人”展览彩旗一般鲜艳。“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是2011年7月1日的报纸头条,亦是正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展出的Tino Sehgal创作于2003年的作品“这是新的”(This is New)在当日所作的播报。售票处的两名工作人员因这段持续20天的“一对一”新闻播报而收获当月的双倍薪资;由此可一窥拥有经济学背景的Sehgal将市场经济的元素揉入其作品,使之无所不在。 一对银发夫妇接过门票,听闻这一消息,朗然一笑。每日头条,或天灾人祸、或政党加冕,媒体舆论本身并非全然自由,这头条新闻想必也在“无形的手”控制之内。这些被筛选过滤的重大时事/事实,映射在听者脸上,有疑惑者、有不置可否、有怔然所思,从而其收获的应答也各有不同。转身走开的便无从得知这是Sehgal的一件作品,有所表示的会听闻作品标签,追根究底者则可收获更多介绍。这一信息给予、反馈、再检索的过程直接了然,给予进入美术馆空间的观众以全新的旅程伊始。 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同期展出的“道法自然”均是抽象绘画,他们浮在墙面上,和洒进空间的自然光相得益彰。沿着弧形楼梯的落地玻璃窗请进外面的摇曳绿意,恰是在其间的一片空白中,从二楼天顶吊下两串支离错落的白色椅子的残骸。Seghal的第二件作品“这是交易”(This is Exchange)就发生在这里。经过层层面试与培训的诠释者,向每一位经过这片展示区域的参观者握手交谈。但请注意,这交谈并非自由与无偿,好似其中一位诠释者所比喻的“古希腊广场上身着白袍的智者间激情洋溢的辩论”,彼时四围的多立克柱会威严地守卫这片思辨的场域;想来与南方文人在自造山水的宅邸中游走笔墨、鸿儒雅集的私家意趣亦无可比。Sehgal给这段交谈所拟的剧本仍是一个交易邀请:“您好!我是张三,这是Tino Sehgal创作于2003年的作品《这是交易》。我邀请您与我交流关于市场经济的看法,如您与我(们)交谈5分钟,且谈话有所立意,您就会得到门票半价的减免优惠,并可现场在售票处取回退费。”同样,这些百里挑一的诠释者并非志愿,其每日的“自我展览”将收获25人民币/小时的报酬;如果按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计算,那连续一个月的展览报酬也将与一名普通白领的月薪水平相当。 Sehgal在论及美术馆空间时如是说,“美术馆,通常被认为是收藏、整理、展示历史艺术之所在;然而有另一视角,让我不得不追问其在西方社会占有中心地位的道理,及其伸向当今社会不同文化领域触角的真正原因。简言之,通过这一视角看到的美术馆是独自为政的工党或自由党派政府;它作为一种世俗仪式来激活社会基础并将之付诸实践。[L1] ”钱老的《围城》理论放之四海而皆准且永不过时,“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这或许也同样可以用来描述当代艺术家与美术馆的关系。Sehgal将作品置于最典型的美术馆空间:白色、高敞,并立足于此质疑空间本身的身份,美术馆在整个社会政治、经济体制中所扮演的角色,及美术馆消费者对后者的看法与反馈。而其作品,即基于其预设“剧本”与定义“标签”而开展的真人现场即时交流,却仍是遵循美术馆的传统展览体系,随着开馆、闭馆而出现、消失。然而最令人意外的,是这位体系的批评者依然基于这一体系而运作,他的作品绝大多数被美术馆收藏,赫赫有名的古根海姆、泰特与MoMA,为了收藏其作品而大费周章,一是因为艺术家要求不能留下任何实体记录,所以相关法务与公证人士均须在场;二是这类圆桌会议的召开得等艺术家笃悠悠地坐火车来(Sehgal坚持不坐飞机,想必肯定有许多碳足迹公司——不论是否以盈利为目的——争相找Sehgal做代言,何况他还会跳舞)。  [L1]While the art museum may mostly be considered a place for art history and a classifying repository for artworks of the past, there is another perspective which to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2009 THE POWER 100 by Art Review

艺术评论百强榜The Art Review Power 100 汇集了当代艺术界最强有力的艺术家、藏家、策展人与评论家。 如今她已走到了第八个念头,并成功站上了过去一年金融危机压力的制胜点。2009年的艺术百强榜自然不乏受其影响而有些波动。上期排名前甲的几位艺术家和策展人都在今年直线下滑,只有几家一线的雄心勃勃的美术馆依然走势坚挺;同时,上期排名一般的几位新生代高度社交人物倒是扶摇直上,其中包括一些八面玲珑的策展人。   艺术评论百强榜The Art Review Power 100 并不只是一本当代艺术的花名录,更是艺术世界的塑形力与发展趋势的向导,并在对艺术事实的揭露与透明性上不断做出举足轻重的贡献。鉴于今年的入榜新人颇多,评委会又是国际艺术领域锋芒毕露的各路高人,这期榜单无疑是今年最让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榜单之一。   艺术百强榜特别项目参与艺术家:Nigel Cooke, Martin Creed, Assume Vivid Astro Focus 以及Wilfredo Prieto。 http://www.artreview100.com/ http://www.artreview.com 通常来说,类似于这样的榜单总会在公布时提供一篇说明来作为某种程度上的借口,比如评选过程中难免的疏忽、纰漏、偏见及过于主观等。但对于艺术百强榜而言,我们在此特地要来强调我们的“主观性”。不同于其他榜单,我们并不通过市场价格来评断艺术家,也不通过总成交额来评断艺术交易商或策展人,或通过相关评论文章的数量与质量、前去参与其艺术活动的人数与身份地位来评断。恰恰相反,在过去的四年间,艺术百强榜的评选一直严格地遵守其评选根据的四个基本维度:对一种当今(依然)走俏的艺术有着一定的影响,不仅在当地且在全球都有一定的影响,在过去的一年中有所成,对艺术市场有着一定的影响。今年,即艺术市场从去年的经济阴霾中恢复过来,并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如此依赖现金推手的今天,实际的趋势让我们加重了前三项维度的比重。 艺术百强榜的评委会组成都是国际领域的艺术专家,包括《艺术评论ArtReview》杂志的高级编辑、赞助人、艺术界的内行里手、教授、社会活动家等,不一而足。无疑,对于前十的排名争论总是最为激烈而难于妥协的,其中榜首的角逐甚为激烈。最终达成的共识是,尽管美术馆与艺术博物馆相较于商业画廊无疑在展示当今新锐艺术作品中表现得更为刚正出色,但依然没有哪一家足以让所有人信服为当今艺术世界的关键造就者。经过了数论讨论,终于决定评选出一位塑造金融危机后艺术世界的人物。总体而言,本期榜单的主要上榜人物大多为善于公关交易、随心所欲、日程满满的来自独立或大型艺术机构的策展人。 一如前几期的榜单,有两个重要的艺术群并没有参与评选:艺术顾问与艺术杂志。对于前者而言,很难区分权力的关键究竟是基于藏家本人还是藏家的人际关系网;而对于后者,对于我们自己的杂志《艺术评论ArtReview》的名列几何比较为难。此外,今年的榜单还有一些结构变化,比如美术馆及相关规模艺术机构将以其馆长及协助馆长的形式在页边呈现。 《艺术评论》2009艺术百强榜(ArtReview 2009 The Power 100)的合作伙伴依然是当代艺术世界主要赞助商之一的汝纳特香槟Ruinart。 美术馆权力榜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