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uca Forcucci

Formant

Foreword 今日声音:洗衣机的滚筒、水池里浸湿的羊毛衫拎起来滴水的声音、绞干时更大的水声、楼下小娃娃石头剪子布的欢喜叫喊、电子烧水壶的呼呼声、微波炉的长嗯声、万户捣衣声(瞎来了)。 For English Please Roll Down 《共振峰——从聆听之形式到形式》 “声音艺术”—— 一个艺术用词、一种艺种学上的艺术形式分类,在2000年后的中国越来越多地被不同文化背景的群体所提及。无论是实验音乐界、当代艺术领域、媒体还是普通 大众,“声音艺术”都成为一个热词。但是“声音艺术”又显得指向不明。这表现在其定义、认知、批评、艺术谱系梳理、展览表演组织、理论体系建立等诸方面的 缺失。就其原因,是因为在以视觉文化为基奠的大文化背景中,我们面对“听觉”的失语。 2011年,同为声音艺术家的Luca Forcucci 和殷漪开始筹划声音艺术项目,意在通过展览、讲座、演出、艺术家交流等活动为“声音艺术”在中国健康生态的建立做一些工作。 《共振峰——从聆听之形式到形式》是此次声音艺术项目的主体展览,展览期间将邀请中外艺术家展示其最新的声音作品。通过作品的展示,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家对于作为材料、媒体、美学、观念的“声音”的思考、研究、工作方法将共时地并置呈现。 共振峰 共振峰(Formant)是一个电声学术语,是指复合声(complexsound)的声音频谱(spectrum)中能量相对比较高且对于声音特征具有意义的频率(frequency)。每个声音都有其独特的共振峰,共振峰对声音的音色和音质有着决定性作用,分布和强度的不同导致了声音特征的不同。共振峰的形成除了取决于声源的振动特性,还与声源的共鸣腔(resonator)和共鸣环境息息相关。 使用共振峰作为展览的名字,更多的用其隐喻。今天展示在这里的艺术家作品就是“声音”这个基础频率(base frequency)上的共振峰。差异的相遇便是整体的特质。同时在这些作品与“声音艺术”甚至是大写“艺术”的共鸣环境的关系中我们也许能够尝鼎一脔。 参展艺术家 Lawrence English (Australia), Luca Forcucci (Switzerland), 颜峻,殷漪,张鼎。 地点:视界艺术中心 VART CENTER , 莫干山路50号3号楼210 (视点空间) 展期: 3月30日至5月24日。 开幕:3月30日19:00。 展览包括两场由参展艺术家组织和参加现场声音表演。 演出:3月30日19:00。暨开幕表演。 4月14日15:30。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音乐,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双年展/艺博会/展览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Luca Forcucci by LingGU, published on Art&Design magazine, Nov issue 2011

View on issuu

Rate this:

Posted in 新媒体艺术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Sonic Ramble with Luca Forcucci

与卢卡·福尔库奇音乐行走 From 《艺术与设计》杂志·三边联谈 | TRIPARTITE 文 Article > 顾灵 Gu Ling;图 Pictures > 卢卡·福尔库奇 Luca Forcucci 编辑Editor > 孙源 熙攘人群中,瞥见背着斜挎包、扎着马尾辫的浓眉大眼的男子,手上攒着个小蜜蜂(录音探头),大步流星。我走上前一口乡音地和他打招呼,他回了个意大利人难得一见的腼腆笑容,和他官网首页上的怒目圆睁很不一样,好似音乐创作给了他另一张面孔。 对卢卡·福尔库奇而言,在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 Shanghai)参与驻地计划的四个月或许只是一次不长不短的偶遇,这段忙得转瞬即逝的沪上夏日难得有欠炎热。且让时光倒流至不久前的一日下午,在艺术+上海画廊的洋房二楼,延安西路的喧嚣仿佛在此戛然而止。这趟名为“偶遇夏日”的上海声音景观(soundscape)之旅在10余米见方的展厅中徐徐展开。福尔库奇掏出眼罩,要求观众闭上双眼,将心交给声音,倾听六七月的上海:城市机器的喧嚣嘈杂声穿透到地下被地铁呼啸而过的声音湮没,三五人群的交谈声,促织声,鸟儿们的吱喳对语,潺潺的水流声——都是福尔库奇特别调配的“双耳训练”。去除视觉或语言逻辑之习惯,他将上海录成五张唱片与一场演出。在关了灯的暗黑中,福尔库奇把申城之夏撕成纯粹的声音线条,从单纯的声音出发将之联接成一串独特而完整的音乐旅程;在给予故事逻辑可能的同时,邀请观者全心倾听音乐本身的独立美感。唱片采用特别材质,播放限数40次,每每听都稍有改变,这既关照了音乐与时间本身的转瞬即逝,也把存在与消失直接带入展览语境中,为我们创造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怀念当下的机会。福尔库奇的作品探索那些常被忽视的日常生活中的声音,而在其声音现场,我们不再只是“听见”它们,而是“倾听”它们。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曾指出听和倾听两者概念之不同:听,是一种生理官能;而倾听,则是一种心理行为。声音现场是声音创造的隐喻,它来自于声音景观的构成,它既不是过去,也不是将来——因为过去和将来皆不可被录制,它不过是当前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人造之音。 卢卡·福尔库奇是一位具有意大利和瑞士双重国籍的声音艺术家、表演家和作曲家。他的作品探讨了感知性,包括对建筑空间、无形的场域、城市的声音景观、自然胜地或是废弃空间的感知。他逾20 年的艺术研究都在音乐和建筑艺术相结合的背景下进行,作品话题与形式涉及舞蹈、诗歌、建筑、电子技术和神经科学等不同领域。2007年,福尔库奇硕士毕业于瑞士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 of Belfast)的声音艺术研究中心,与同学Eric Lyon和Sile O’Modhrain协作,针对电子原声音乐、野外实录与声音装置进行艺术实验,并对行动、感知与空间作为同一组合中的不同元素有着特别的兴趣。 2008 年,福尔库奇前往位于巴西亚马逊的Mamori艺术实验室(Mamori Art Lab),在没有任何外界通讯条件的热带雨林中待了两周。除了每天凌晨在小木屋中睡可怜的三小时,他都会带着录音设备深入丛林展开探险。其录音的通常做法是将设备留在现场,过2小时取回,以此保障声音的“原汁原味”。通过为期数月的后期处理,他将巴西亚马逊森林的实地录音素材创作成为电子原声音乐。三年后的仲夏,这场名为“自然之事”(De Rerum Natura)的实地录音音乐会在国内少数关注声音艺术的艺术空间之一——BM space,作为其首次声音艺术活动得以呈现。作为研究“深度聆听”方法的一种主要作曲工具,这一作品揭示了聆听的经验取决于环境的生态属性和感知度。 BMspace的创始人、常驻上海的声音艺术家殷漪说:“这更像是一次聆听的过程,而非传统意义上的音乐会。这是一次Acousmatic音乐会。”“Acousmatic”一词由Musiqu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新媒体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展评: “命题乌托邦:进步与怀旧”

This gallery contains 30 photos.

来源:燃点 “命题乌托邦:进步与怀旧”,Luca Forcucci,Emma Fordham,Francesca Galeazzi,Maya Kramer,李文峰,石至莹,他们,王川,王小本,吴关麟,张乐华群展。 艺术+上海(上海静安区富民路22弄2号,近延安路)。 2011年9月16日至11月20日。 开幕:2011年9月16日星期五。 乌托邦的命题老无所依,12位中外艺术家关于“进步”的探讨通过三类怀旧得以实现: 对中国社会与环境发展的态度,对中国文化与传统的反思,及“当代的怀旧”。 展厅一楼是Francesca Galeazzi的惊艳之作《未雨绸缪》,中国城乡结合部的数枚或触目惊心或忍俊不禁之实例在这座“搭积木”迷你博物馆展出,城市化的大步流星似被打乱节奏,观者对可持续性建筑环境的反思也得以激发。Galeazzi针对艺术+上海画廊所在建筑的假想未来度身定制了数套增值扩展方案(由于房产价格持续上涨,谣传画廊所在建筑会被政府收购并改建开发),如组织点人搬进画廊住,从而将之变身“民用房”,大家集体做钉子户,对政府张贴的“早搬多拿钱”口号视而不见,坚持到拆迁的最后一刻。还有极富创意的屋顶分层农场,在建筑顶部扩建老式高层公寓楼,甚至将扩建部分设计成“金茂大厦”般的摩登楼宇,囚于落地玻璃内的住户好比困在玻璃罐里的昆虫——不过,好在窗户已未雨绸缪地密封了。 二楼的三间房看见不同的风景: 李云峰将历史景象、传说故事、动物姿态与现实感触抽离为“道具”并置于画面的舞台布景中,中国经典文化的建筑符号(园林与兰亭)被引入现代厅堂,欲哭无泪只因泪腺拥堵; “符号提炼再下放”在王川的摄影系列“再聚焦:龙”中也可见一斑。 石至莹的水墨纸本摹自六籍《护生画集》封面,丰子恺的通俗易懂、平常禅意在印刷本中失了往日温存; 对面墙上颇得水墨雅韵的风景中总有两个人物稍嫌突兀地存在,他们艺术小组的双人合照及其源于“天人合一”的鲜明风格,让人不禁对号英国的 Gilbert & George。 绘画在张乐华的过去7年中一直“悬而未决”,以公报栏形式出现的连环画式阅读通过些没眼睛胜似睁眼瞎的人物代言当今的暖昧嘲解: 当我们面对复杂无序的现状,任何态度和立场都易落入圈套,还不如用这张仅有笑着的嘴巴之脸孔窃喜地看着这些发生。 声音艺术家 Luca Forcucci 将上海为期四个月的驻地录成五张唱片与一场演出,在关了灯的暗黑中Luca把申城之夏撕成纯粹的声音线条,在给予故事逻辑可能的同时邀请观者闭眼倾听音乐本身的独立美感; 唱片采用特别材质播放限数40次,每每听都稍有改变,这既关照了音乐与时间本身的转瞬即逝,也把存在与消失直接带入展览语境中,为我们创造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怀念当下的机会。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