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witter

Sound Art. Sound as a Medium of Art

来源:ArtNews.org 编译:顾灵 相关展览:共振峰 Formant   上海V art center(视点艺术中心)于3月31日开幕系列声音艺术项目“共振峰”(Formant)。该项目由一场展览、两场讲座、多场演出组成,其联合创办人是常驻上海的声音艺术家(sound artist)殷漪与常驻柏林的瑞士/意大利声音艺术家(sonic artist)卢卡·福尔库奇(Luca Forcucci)。每位艺术家分别贡献了一件作品:殷漪用古希腊哲言“人类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类比录音的无限次反复播放的性质;卢卡用一件现场装置邀请观众在一个相对隔绝独立的空间体会由身体运动而引发的声响;颜俊的“牵牛花”小喇叭爬满整个展厅甚而前言墙;张鼎的“一位大哥的梦想”则更带有行为与表演的特质。总体看来,这依然是一场视觉或观念表达多过纯粹声音本身的展览。主创殷漪、卢卡与来自北京的录音与现场即兴音乐表演艺术家颜俊在上海外滩美术馆举行了一场内容紧凑的讲座,卢卡回顾了声音艺术发展的百年历史,殷漪则阐发了自己对声音艺术的理解(可详见此后艺术家撰写的回顾文章),而颜俊的戏说则引入了声音艺术萌发自的更宏观的亚文化与政治哲学的语境。笔者引荐德国卡尔斯鲁厄媒体艺术中心几于同期举办的声音艺术展览“声音艺术.声音作为一种艺术媒介”,为读者在观展之余提供一定的横向参照。   展览“声音艺术.声音作为一种艺术媒介”(Sound Art. Sound as a Medium of Art) 作为21世纪以来在卡尔斯鲁厄ZKM媒体艺术中心与公共空间的首次声音艺术展览,梳理了自20世纪以来从未来主义(Futurism)到激浪派(Fluxus)的声音艺术发展脉络,并于展览同期在推特(Twitter)同步报道。然而,展览的焦点还是落在当代领域中的声音艺术实践,集中展示了来自70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有30件均为近年创作的新作,向来访者打开一扇通往当代艺术声音宇宙的大门。声音世界在这一展览结构中视觉化并邀请观众成为发声者。   视觉体验主导着无数展览。“声音艺术.声音作为一种艺术媒介”强调声音体验与视觉体验之间的转换。如此一来,观众就有机会熟悉一个完全不同于电台、电影或音乐产业所能提供的全新的声音宇宙。   未来主义画家与作曲家Luigi Russolo在1913年发表了《噪音艺术》宣言(L’arte dei rumori)将城市噪音提升到艺术的层面。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具体音乐(musique concrète)的代表到大野洋子(Yoko Ono)、拉蒙杨(La Monte Young)等许多来自偶发艺术(Happening)与激浪派运动(Fluxus)的艺术家扩展了音乐的表演性;由此,在结构上可有随机性,音乐性也可很安静,可以是在海边的整个交响乐团,也可以是一名骑在马背上的音乐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工业噪音(Industrial Noise)甚至影响了波普与朋克音乐。   同时,音响成为了纪念碑式雕塑性建筑元素的组成,灯光与声效被压缩到通常可移动的无关紧要的环境中,无声的现实被声音渲染入艺术与听觉的综合场域,再被以心理分析实验的方式相衡量。信息发声与媒介沟通,声音环境、远程信息处理或媒体网络都对当今多重多元的文化输出发挥着作用。在这一联结上,声音艺术中的这些政治话题引向了对声音与聆听的批判性检视,并占据了中心位置。   展览“声音艺术.声音作为一种艺术媒介”创造了不仅在美术馆体制的空间中可以体会的声音感知,在美术馆前庭中的三个装置与散落于卡尔斯鲁厄城市公共空间中的五座装置都静候路人的不期而遇。此外,一系列精选的声音艺术演出项目也会与展览同期开展:拉蒙杨(LaMonte Young),伊阿尼斯•泽纳基斯(Iannis Xenakis),约翰·凯奇(John Cage)与池田亮司(Ryoji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Grayson Perry at the British Museum

Grayson Perry在大英博物馆 来自伦敦的艺术报告 来源:Domus(http://www.domusweb.it/en/art/grayson-perry-at-the-british-museum/) 作者:Catharine Rossi 编译:顾灵 Perry新作被搬到博物馆与其永久藏品同居,并以某种夺宝奇兵式的姿态质疑文明观。门口一辆淡粉与淡蓝杂糅相间的摩托车上镶着泰迪熊形状的神龛与蝶型螺母(这就完满了)欢迎所有来访的参观者:Grayson Perry的最新个展“无名工匠的墓地”(The Tomb of the Unknown Craftsman)正在伦敦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上演。大门外立着的一件定制佳作向我们明确了一件事:这位2003年透纳奖获奖者并不讨厌他享有的名声。 这出聚众大戏随着走入展厅的脚步继续上演:“你在这儿”(You are Here),一只光滑上釉的翻模瓶印刻着Perry对观者走上向其新作朝圣之路的想象:这句用来描述那些虚荣心强者“看了展览,自己可比这徒有虚名的滥竽充数者高明多了”,那行用来形容因为“推特上满世界都是这家伙的报道”而来参观的观众,这些评论让前来参观这位以制瓶缝衣而臭名昭著的艺术家之观众自动归类,抹除了其他可能的自有原因。 然而“无名工匠的墓地”不只是名人展那么简单。筹备期长达两年,Perry从美术馆那浩如烟海的逾八百万件藏品中挑选出了200件。从佛教供品到还连着一只耳朵的耳环,展出作品层出不穷的多样性令人叹为观止。 在这些把人搞得晕头转向的星罗棋布背后,其实是Perry对文明观由来已久的兴趣。展品是艺术家眼中任何文化的根基性组成之物质文化,从当代西方到远古埃及:出生,死亡,魔法,朝圣,信仰,性别和性欲。博物馆中展出的所有手工艺品包括30件新作与8件旧作,展现艺术家在其创作中对上述想法的不懈追求。其中许多作品的灵感均来自Perry童年时想象中的文明。监护这一假想国的神灵是Perry的童年同伴——一只名叫Alan Measles的泰迪熊,Alan也同样见证了Perry一路上的真实历险,例如骑着摩托车到德国朝圣。   然而展览最震撼人心之处在于,将Perry的作品与那些文化物件远近并列时,我们发现它们竟然有着如此多的相似之处。时常这会造成某种程度的混淆:一件奇特的乔治亚王朝风格的龟壳无边帽并非出自Perry之手,而是来自19世纪萨摩亚群岛的手工艺品。如果消极来看,这种文化相似性也许可以解读为全球化的均质效应,但Perry鼓励我们将之看作普世文化的暗喻:比如,他把如今智能手机里的相册作为古代日本便携式神龛的当代等同物。同时他也利用这一展览来条分缕析其作品所表达的文化之间的联系;2009年的作品“沃尔瑟姆斯托(英国城市)挂毯”(Walthamstow Tapestry)的标识说明了其灵感来源是爪哇蠟染紗籠图案与调色板,从而在相似性之外揭示了个中新一层次的复杂性。 “沃尔瑟姆斯托(英国城市)挂毯”(The Walthamstow Tapestry)带出了展览的核心主题。从展览大多数作品中看似要求高度技巧性的制瓶或挂毯工艺并非出自Perry亲手,而是来自成百上千名受其雇佣的手工艺人。这才是这一展览的真正制作者,他们正是展览标题的来源,也是他们制造了这些永垂不朽之作(piece de résistance)。 作品“无名工匠的墓地”(The Tomb of the Unknown Craftsman)占据了中央展厅的尾部。这件庞然大物中雕刻着翻模的巨型铁质棺材型船只,上面吊着许多小瓶子,其中盛满Perry的作品及大英博物馆藏品背后那无数无名手工艺人的血、汗、泪。展厅正中央供奉着一颗具有二十五万年历史的燧石手斧,它作为博物馆馆藏被Perry视作遗物的代表,它并非代表着某种被遗忘的信仰,而是艺术家眼中遗失了的手工艺传统。 这一对遗失的华丽修辞是与手工艺相关的典型陈述,尽管如此,在Perry身上发现这一点仍让人吃惊。一方面出自他本人对这些手工艺人的雇佣关系,大到挂毯小至摩托车零配件足以显示出当今手工艺的活力与生命力。另一方面,Perry往往扮演着羞于站出来为手工艺协会说话的角色,但却对保持美学、文化与科技等领域间平衡联系的需要坚如磐石。这也是他对当代名流趋从文化那不堪一击的谴责,在邮件与Photoshop的帮助下,似乎可行。 显然“无名工匠的墓地”(The Tomb of the Unknow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双年展/艺博会/展览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前途光明: 桃浦M50潜力无限

Fraom RANDIAN 文: 林白丽 Rebecca Catching 和 Jennifer Hall (协助) / 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 译: 顾灵  “未来的节日”。 桃浦大楼 (上海市普陀区武威路18 号5号楼)。 2011年7月3日至7月31日。开幕: 7月3日星期日下午4-7点。 (PDF介绍点击这里) 顶着38度的高温,500余名青年艺术人跻身M50桃浦大楼,为一探大张旗鼓的“未来的节日”之究竟。 M50桃浦大楼坐落于桃浦创意园,同在园中安家的还有没顶公司与香格纳画廊的艺库,园区东家与莫干山路M50一样都是上海纺织。 延续整个7月的节日项目吸引了40余位艺术家前来装点这一新兴艺术片区 (也许指望这次活动能吸引更多青年才俊入驻园区,1.8每平米每天的价格对于一个地处嘉定辖区不远的旧工厂而言并不便宜)。 这个节日的点子来自一群艺术家: 丁力,金锋,石青,杨振中,徐震和周啸虎,他们本人也均有作品参展,并同时展开一系列迥然相异的作品创作,其中还包括戏剧与音乐表演和讨论会。 总体而言,展览的能量与热情比作品的实际质量更让人印象深刻,当然总不乏出类拔萃的作品。 如李富春的“嫁接”(2011),用骨头与牙签堆成的复杂雕塑; 和金锋的“1949-2011”,巨幅的整墙铅笔画描绘了如海潮般的人群挥舞红旗向着画面走来,确实捕捉到了当下的时代精神。 在桃浦大楼的一层,名为“逃生计划”的群展探讨了个人欲望的消失,参展艺术家丁力,金锋,殷漪, 毛一青,王巍,殷俊斐,郭瑞文,俞书航和冯彬,由TOF小组担纲策划。 这一展览思路清楚,考虑成熟,展品包括一只用渔网做成的巨大水滴状物,用剪碎的日记拼成的一张地毯,墙上标着一系列用科学管理与工厂手册的语调写就的逃生指南。 飞苹果的“绝对无题目”也让人印象深刻,一座由诸多不同角度的斜坡与墙面构成的木制装置,像是一名立体派艺术家用木料和厚纸板对洞穴的演绎版本。 在5308项目中,从屋顶垂下上百条羊皮纸飘带,作者是丁峻峰,王青,汤骋嘉,韦惠兰,齐心和张文; 混凝土搭出的峰峦叠嶂,海浪波涛,全揉在一片柔光里。 但正如“节日”展示艺术的宗旨,全场无处不见对单纯视觉艺术的逾越。 很多展览强调当代艺术的感知,实验与参与。 顶楼石青的“社会装饰研究所”探索了耳熟能详的艺术与资本的关系,大型的三角形木制结构靠着柱子,好像倾斜的橱窗,让混凝土不禁汗颜。 显然这一空间并非论坛,文献室或展厅,而是邀请”参观者在这儿成为清道夫,暴露在空无前”。 一个无体验的体验值得尝试,不是吗? 同样是探讨减少感官体验,另一实验性作品是来自胡介鸣的“黑匣子”。 观者被邀请进入一个全黑封闭的集装箱,箱内是当代舞者吴艳丹的即兴出演,这一作品探索了屏蔽视觉之后的感官体验。 录音设备在播出音乐的同时也会录制匣子中参与者的声响。 在一个高敞的空间中,夜已日小组用一系列昏暗的铝灯同样创造了一个黑匣子——现场的情形和牢房有些相似。 这一空间是对几星期前另一项目的纪念,在后者中艺术家们将自己锁在一个空间里与世隔绝地待了十天。 据知情人士透露,第一天刚结束他们就觉得无聊——但依然坚持声称在这期间他们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对话。 其他的表演包括来自照骏园的实验爵士乐,和曾铎的表演作品,后者在一处十米高的脚手架上来回爬行,使劲拽着一根红色的长光绳游荡,有时还抓着天花板上的把手试图摇倒脚手架。 错过了开幕的朋友,仍有些项目持续整月开放。 “未来的节日——研讨会系列”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