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noid

From Randian
By Iona
Translated by Ling

偏执/狂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焦虑时代下的选择悖论” 亞當‧柯蒂斯,李鸿辉,孙逊,邓国骞。

PARA/SITE艺术空间 (香港上环普仁街4号地铺) 2012年12月1日至2013年2月17日。

Para/Site目前的展览《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是摘取“最佳展览标题奖”的不二之选( 尽管标题借自美国科幻小说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于1968年撰写的同名小说,亦为《银翼杀手》的创作灵感)。展览副标题“焦虑时代下的选择悖论”点明了我们当下的处境——旺盛的个人主义滋养于过剩的选择中,与此同时,对自我的反省与眷恋受到困扰,即便做最微小的选择都会动摇。这回轮到资本主义陷入其一手营造的消费影响与选择的漩涡中。Para/Site的局促小空间十分契合展览主题——即便其所在的香港本岛并非是同“选择的意识形态”或消费惯性对峙的最佳自省宝地。

展出的首件作品是孙逊的木版动画“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2011)。虽已眼熟然感染力丝毫未减,粗犷的刻痕勾勒出一张目瞪口呆的嘴,缀满密密麻麻的牙齿,还有互相捶打的生物与痛楚,无从辨认的人类活动。李鸿辉的剪纸人从空间墙面各处冒出来,个头不等,姿态各异——坐着,蜷着,动着,胳膊抬起或手臂摇下——穿着“正式”的黑西装白衬衫,一个个从里到外怒发冲冠,让人恍惚间觉得这不只是图像也不再是现实。邓国骞的三屏录像“东方之都的追忆”展现了两部分别关注当代与历史的短片,讲述香港某几个社区被商业开发而陷入的彻底转变,它们曾经的居住者诡异地在画面间驻足、穿越。最后是亚当‧柯蒂斯的“自我的世纪”。来自20世纪中期的“快乐机器”回顾了消费者的培育史及政治与广告人物在握的控制权,其拼接镜头与配乐也蚕食并分解着画面,同展出的其他作品一样,占据了一方现实虚构不分彼此的模糊疆域。

这组作品为何能营造这真假难辨的氛围,却以探索焦虑与选择为掩饰呢?尽管展览未能完全传达如其所宣称的意识形态之份量,然在这一方小空间中,它的确成功营造了一重海市蜃楼的观感,个中的欲望与纠结、外在活动与内在情绪都以日常的频率运行,幕景则是当代的城市。真不愧为一场不虚此行的展览。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影像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