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with Huang Ran

From Randian
By Iona
Translated by Ling

在展览“ON|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开始之前,燃点和部分参展艺术家进行了对话,探讨了此次展览的观念与策划。

“ON|OFF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将于2013年1月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举行,共有50名年轻艺术家参加,策展人是孙冬冬和鲍栋。此次展览试图呈现当前中国情境下青年艺术家们的生活和创作体验。以下为燃点编辑爱安啊(Iona Whittaker)在开展前一周对艺术家黄然的采访。

爱安啊(Iona Whittaker,以下简称Iona):你对“ON|OFF”这个标题怎么看?

黄然:我真不知道。它可能只写给那些把整场展览当做一个整体的人。个人而言,我对这个标题没什么感觉。它可以有多种解读;我不认为它能对个体艺术家产生什么影响,但人们讨论这场展览的时候,往往是在讨论这一代人——我猜大家对这代人可以做什么是抱有预期的;他们试着挑战它,定义边界,找寻潜力和局限。

Iona:为这个展览你会带来什么样的作品?

黄:我的参展作品是一组装置,由巨型电线组成,电线都是激光切割,细节都很完美——几乎太过完美、太过闪耀了。还有固定在一架高压发电机上的几块电路板,发电机是台大家伙,和许多吐泡泡机不断吐着泡泡。泡泡碰到电路板就会触电,所以你会听到声响,看到电闪的光亮。

Iona:你认为,你的作品和整个的展览理念框架存在什么关系?

黄:我觉得策展理念框架很开放——其他展览总让我清楚地明白这件创作是为这个场合或某个具体概念而做;可能明年他们会延续这一展览模式,邀请新的艺术家参加。

Iona:参加这场展览,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黄:我一门心思要把作品做好!尽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Iona:你预想自己的创作和展览上的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之间有什么共同点?

黄:我认为我们的共同点有许多——但这些共同分享是笼统而非具体的。我认为我们中的许多人所关心的点都很相近;这不是互相需要的关系,而是时而会自然地发生。我认为这代人有能力定义何为欲望及其自带的顾虑。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方式来发展其创作实践,所以有时候你观察到某些趋势,可能会感到他们是在分享信息、想法与概念。

Iona:当前的环境呈现给我们很多的选择,使得我们可以从多个角度来观照我们自己的处境。这对你的艺术有影响吗?

黄:可能我会把“选择”改成“机遇”——我们如今有多得多的机遇。但或许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可能我会这样理解:当你没那么多选择的时候,而人们解读你的角度又没那么多元,那么人们可能会认为艺术是“无限的”,好比一种通灵的能力。但现在有那么多选择,人们也有了许多不同的视角来观察你,那我认为艺术的任务就是要去界定这些局限,遵守局限,明了局限。因而你必须触碰局限。

Iona:你认为,现在的大环境对今天的青年艺术家来说,困境和机遇是什么?

黄:我认为这个问题和前一个比较接近。随着你的工作,你会越来越深地融入到机制中,你对它有了自己的认识,也逐渐明确自己工作的方式。随着你继续工作,你会把自身实践同他人创作的关系看得越来越清楚。

Iona:对于你自己的实践而言,当前遇到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我的个人实践与机制的关系让我多次质疑自己的实践是否足以让机制付出哪怕一小点代价。机制逼迫个人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来自我保全并持续推进,但个体是否能做到让机制来付出代价还悬而未决,尤其当下的机制正被大量的实践者挤满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