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jiang Group: Centering the Periphery

From Randian

By Julie Chun

Translated by: 顾灵

“不立一法:阳江组个展”:聚焦边缘

民生现代美术馆 (上海市淮海西路570号F座) 2013年11月8日–2014年2月22日

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的阳江组个展有着一个无政府主义的英文标题,可能会让人联想到早在2000年东廊艺术颠覆性的“不合作方式”,这个众所周知的展览标题也颇有弦外之音,其策展人冯博一与艾未未当时还被迫将原定的“Fuck Off”稀释为相对柔和的“不合作方式”。当然,阳江组的此次个展不论是体量上还是眼界上都不及当年的“不合作方式”激进,但仍以其面向艺术及社会的顽固挑衅姿态而保持其果断的立场。

阳江组是三位艺术家组成的小组,得名于三个人所生活、工作的城市阳江,在这座位于广州省西南部的蓝领工业城市,部分居民都是烟酒不离身。郑国谷、陈再炎、孙庆麟在半醉半醒间已然合作了十一年有余。其直白的艺术语言浸润于对书法文化及其章法的崇敬。不过,他们或许早就记不起章法究竟为何物了。

对陈规旧俗的不屑与嘲弄渗透于整场展览,策展人李峰与艺术家共同选择了九件曾先后在国内外展出的作品,不过并非展出原作,而是展出对原作的仿制或者说再造。特定场地的装置《醒时墨在》将阳春白雪的品茶弈棋同下里巴人的豪饮破蔗(卖甘蔗汁的街头小贩以破蔗的表演作为推销伎俩)混为一谈,由此撇除了所有陈规旧俗。《松园——今日猛于虎》原于2010年在北京的唐人画廊展出,如今其重新演绎的版本同样占据了主展厅的一间,为人造的芭蕉园锦上添花。“墨池”中堕落地堆砌着揉搓不堪的书法纸本,互相簇拥着以交媾无能的姿势颤动。这种不安分蓄意打扰一旁开阔的竹林,这看似平静、实则虚伪的空间同周遭的人工塑料植被、一座蜡制的层层叠叠的凝固的瀑布、背景里听不懂的传统广东歌谣(歌唱者正是郑国谷的父亲)相呼应。除却一种脱节感,对那些曾经去过广东的人而言,这片场景并不陌生。

Yangjiang Group, “Pine Garden—As Fierce As A Tiger Today 2”, mixed media and process, 2010
阳江组,《松园——今天猛于虎2》,综合材料与过程,2010

 

Yangjiang Group, “Final Day, Final Fight”, mixed media and process, 2010
阳江组,《最后一日,最后一搏》,综合材料与过程,2010

这场展览充满了互动装置,观者在不知不觉中被卷入预设的漩涡之中。作品《最后一日,最后一搏》 (2007)将整个展厅临时改造成一家服装店,简陋的更衣间预示着它即将“关门大吉。”大多数衣服上都标有笑里藏泪的词句,与财大气粗恰恰相反。“老婆走佬/夹带私逃”、“租约到期/生意惨淡/卖完自杀。”现场所有物品都真的出售,参观者也被邀请来如假包换地逛一回服装店。挑挑拣拣,试穿之后,可以买回家,甚至当场穿上身走出美术馆。虽然每件衣服上三位艺术家的签名都很醒目,但上述警句却执意点明这些次品所挟带的吊诡寓意:贬值和破产。

《你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2007)试图以阳江组特有的方式丈量够格的书法艺术。  展墙四面挂着的大幅水墨,在酒醉迷狂间挥洒草就。大部分字迹都无从辨认。展厅中央有张桌子,上面放着几台小型的血压测量仪和记录日志。参观者被邀请在观看书法之前和之后分别测量血压。这里摆明的假设是:观赏书法可平静心情,从而降低血压。然而,这件作品同时还探索了等式的另一边——不循章法的书法创作可以是纯粹的解放。那么,阳江组的自由姿态得以同古代文人相应和。古来圣贤饮梅酒,吟诗作画,直把陈规旧俗抛诸脑后。狂热的声张从这件作品中透亮开来,意图重新检视对书法艺术的创作及认知。

显然,阳江组的许多作品仍不立一法。作品《鼠牛虎兔龙蛇》(2006)传递出倒计时的讯息。表面看来,作品只是对广东赌博文化的图像索引。大幅的书法舒展开不恭不敬的线条与难于辨认的字迹,这满墙如涂鸦般的草绘好似是对书法这一经典艺术的诋毁,纸面上还散贴着赌博信息的告示。在这片嘈杂的视像中,观者可以透过一对小型监视器偷窥艺术家和亲友们在厨房分享小食的悠闲时光 。围绕着赌博,人来人往的喧嚣与锅碗瓢盆的铿锵谱写着不间断的对话流。这类看似无处不在的日常世俗的惯例反应出广东居民所身处的现实的本土文化中纷繁复杂的固有论战。

阳江组虽名声在外,但志在本土,单从细节便可判知。他们执意待在广东郊外、自己盖起来的造型古怪的工作室里,而不像其他许多同辈艺术家迁往北京或上海等艺术中心城市的创意园区。说他们骄傲也好、执拗也罢,他们的耳根绝不会软。展览邀约源源不断地从伯明翰、里昂、斯德哥尔摩和圣地亚哥飞来,不论是醉是醒,他们总能找到回阳江的路。或许正因其接受规则的迂回的艺术,这兼收并蓄、不拘一格的三人组才在他们自我构建的艺术游戏中脱颖而出成为赢家。 在北京、上海仍然作为国内艺术中心城市的同时,阳江组却成功地将其本土主张宣扬为批判性思考的现场。这么一来,他们就能将司空见惯的表达转化为恰逢其时的另类论述,充满着引人入胜的智慧与发人深省的讽喻。

 

Yangjiang Group, “Mouse, Cow, Tiger, Rabbit, Dragon, Snake”, mixed media and process, 2006
阳江组,《鼠牛虎兔龙蛇》,综合材料与过程,2006

 

Yangjiang Group, “Are You Going to Enjoy Calligraphy or Measure Your Blood Pressure?”, 2007
阳江组,《你去看书法还是量血压》,2007

 

Yangjiang Group, “Chinese Chess(waiting along the Chu River and Han Border to smash each other”
阳江组,《中国象棋》(楚河汉界双边对等互破)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