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entless Playfulness: Mit Jai Inn in Phnom Penh

From Randian

By Roger Nelson Translated by: 顾灵

玩得尽兴:Mit Jai Inn在金边

后置:你一直就是个怪胎

SA SA BASSAC边 (柬埔寨Sothearos Blvd18号2201443-511

“出口伤人”,Mit Jai Inn说。他是泰国的一位德高望重、却少有展出的前辈艺术家。不论是超验冥想还是政党困境,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然而,Jai Inn拒绝———或不能———直接评价“后置:你一直就是个怪胎”,这是他在柬埔寨的首个个展,在金边的SA SA BASSAC展出。现场体验确实很难用语言来表达。除了仅有的五幅作品之外,展览将空间转变为了全然沉浸式的环境,充满触感、色彩与模棱两可的玩味。

全白的房间中央,《无题(墙之作)》(2012–2014)从屋顶横梁悬垂而下。它三米乘四米见方,两侧各留出了一米左右的通道。这件根据场地定制的作品将展厅一分为二。其效果是夸张而柔和的:擦身而过之际,画布微微摇动。画布之上,观者所见,即水平铺展开的条纹画,以原色和淡彩交替编织,这便是笑呵呵的艺术家口中之“怪胎”,游曳于自然与化学之间。画布背面,则是满面粗糙的彩色圆点。显而易见,这些原点由水平细线加上断断续续地轻拍厚涂画成。每个原点都和艺术家的手掌差不多大。画布表面还最后涂了一层亮白色,但这白色也略有渐变地划过整幅画面。在联想到某些轻快的自然场景的同时,我们也会记起艺术家在画布前一笔一画的身体运动。

Mit Jai Inn, “Untitled (Wall Work)”, oil on canvas, 2-sided, 300 x 400 cm, 2013-14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 SA BASSAC)
Mit Jai Inn,《无题(墙之作)》, 画布油画,双面,300 x 400 cm, 2013-14 (图片:艺术家及画廊)

Mit Jai Inn, “Untitled (Scroll)”, oil on canvas, 2-sided, 86.5 x 565 cm, 2014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 SA BASSAC)
Mit Jai Inn,《无题(卷轴)》, 画布油画,双面,86.5 x 565 cm, 2014 (图片:艺术家及画廊)

《无题(墙之作)》并非展览中仅有的一幅双面画。其实另外四幅题为《无题(卷轴)》(2014)的作品也都画了两面,其中两幅60 x 350厘米,另两幅86.5 x 565厘米,一面画着清晰的线条,另一面(在两幅较小的画上)则是水平铺陈的垂直线条或(在一张较大的画上)硬硬的色块。这些《无题(卷轴)》———有些是由两张画布粘合而成———能够稳稳地立在地上,却也可以灵活地卷起或展开,拉伸或弹回。展览期间,它们在展厅中的位置变了无数次。这种动态的展出方式让观者放下对作品所抱有的“知识”,并替代以观看当刻的“体验”且有趣地使之成为前景。为了同时看到作品的两面,观者必须蹲下,勾着脖子,在这前呼后应的展厅中走来走去。尽管Jai Inn将自己的作品称为“绘画”,但它们显然是三维的、雕塑式的。在浓密的色彩间,在摆弄观者行为之时,这些作品彻底转变了SA SA BASSAC的整个空间。

Jai Inn允许观者触碰他的作品,甚至鼓励他们这么做。孩子们受邀从厚厚的颜料上剥下零星的碎屑,或步入三个《无题(卷轴)》之间。成人则被叫到《无题(墙之作)》边上,轻轻扯动画布,将自己的鼻尖抵着画布粗糙的边缘;这么做的效果是能同时看到条纹和斑点闪闪发光——令人着迷的视幻把戏。

要想让浸润在色彩(更别提那浓重的亚麻籽味)中的眼球和身体休息一下,观者可以到画廊隔壁的一个小阅览室坐坐。在这儿,你会发现“后置怪胎美甲铺”:工作日期间,免费赠送的指甲油可以让观者随意取用,自助DIY;双休日,则会提供“全套服务”(运气好的话,你会碰上一位人妖美甲师)。展览可算玩得尽兴。

Jai Inn对观者的身体参与的邀请甚至坚持,只是将“后置:你一直就是个怪胎”看作其20余年参与性实践延续的一个方面。不论是这个展览还是其他所有展览, Jai Inn都将起名字的权利移交给主办机构或策展人。甚至如何在展厅中布置作品也是双方协商的合作成果。在画册中,“后置”被解释为是对艺术家“模棱两可的时间观念和存在状态”的指涉,而“你一直就是个怪胎”则来自Jai Inn对画廊的回应。标题和文字由此可视为艺术家把玩空间方案的创意延展。

画册明确了艺术家“挟带关系意图只身闯荡感知”的特质,并提及他亦是1992年“清迈社会装置”(Chiang Mai Social Installation)运动的联合发起人,这项彻底的参与型项目在泰国广受崇敬,由此作为关系美学代表Rirkrit Tiravanija的先驱,他所参与的其他项目还包括“大地基金会”(The Land Foundation;联合创办于1998年,同样在清迈)。为了“清迈社会装置” ,Jai Inn送出了成千上万幅小型双面画。上世纪90年代在泰国的这股参与性浪潮将后概念艺术理论同广受佛教影像的慷慨公众相融合。

正如开幕式上一位高棉艺术家对他的评价,Jai Inn是“内修”之人,其创作反映的是他深入地探索自我,这见于艺术家的日常冥想修炼,却有悖于柬埔寨及当地最常展出的当代艺术实践。在本土的语境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历史原因,很多绘画都是重复的构图与世故的技巧,而在参与性实践的全球化语境中,参与性实践越来越多地基于社会、文化与政治调查和激进主义———这可能会被称作“外治” ———Mit Jai Inn则对这一特定的本土及正在转变的本土语境中的讨论做出了极富意义且颇为及时的贡献。

Mit Jai Inn, “Untitled (Scroll)”, oil on canvas, 2-sided, 86.5 x 565 cm, 2014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 SA BASSAC)
Mit Jai Inn,《无题(卷轴)》, 画布油画,双面,86.5 x 565 cm, 2014 (图片:艺术家及画廊)

Mit Jai Inn, “Untitled (Scroll)”, oil on canvas, 2-sided, 60 x 350 cm, 2014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A SA BASSAC)
Mit Jai Inn,《无题(卷轴)》, 画布油画,双面,60 x 350 cm, 2014 (图片:艺术家及画廊)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