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hmet Ali Uysal: The Past

From Art Forum

默罕默德·阿里·乌塞尔过去的现在

2014.09.23

2014.09.01-2014.11.15 藝術門•上海 | Pearl Lam Galleries Shanghai

第一眼看到这些悬挂的画框你并不会觉得陌生这些画框是你所熟悉的那种古典油画的装饰性画框有着纷繁的雕刻图案不过这些画框并非僵硬的金属边框而是用柔韧的有些厚度的聚酯纤维做成的于是当它被一个吊钩悬挂起来时由于重力的作用比较自然地耷拉下来原本的每个直角也都扭曲起来有几件还被艺术家刻意地多扭曲了一些我说你不会觉得陌生是因为它们被悬挂的方式有三件是血红色的带着某种牲畜肉类的质感被挂在屠夫所用的那类吊钩上有几件是闪亮的银白色被挂在钢制衣架上

这是土耳其艺术家默罕默德·阿里·乌塞尔Mehmet Ali Uysal在上海艺术门画廊的个展过去的现在所展出的两个系列中的一个题为悬挂”,另一个系列题为绘画”,一共十三件作品散置于大得几乎有嫌奢侈的回廊型展厅的墙壁上走过漆黑的幕墙与戏剧性的聚光灯后是雪白得几乎令人晕眩的高挑空间艺术家在接受画廊采访时说这是他有史以来得到过的最大的展示空间每件作品之间都有足够的距离舒展各自的呼吸

学习建筑出身的乌塞尔谈论作品时提到最多的一个概念是身体与空间的关系”,强调其创作是使原本隐形或人们不愿看到的空间得以显见。”绘画系列是在白墙上的一系列浮雕制作方法是用长方形的石膏模型倒扣在墙上石膏模型的边缘同样是古典画框有着装饰细节的形制其勾勒出的一方白色在墙体上成为被观看的画面”,只是这画面其实是空白

不过说空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幅白画的诸多可见细节来自画框的若隐若现与其周边被艺术家手工修补的石膏痕迹以使其同墙面完美贴合从而几乎成为墙体的一部分此外画框所框限的这个区域仍然同一幅一般意义上的绘画一样提供了观看的对象焦点在展厅中前后挪动脚步似乎空间本身同时在被改变

这一系列同样让你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因为将绘画雕塑化的前辈艺术家Lucid FontanaEnrico Castellani也都是通过改变平面来探讨空间的问题FrantiškaTim Gilman-Sevcik在其艺术家画一方空白》[1]一文中写道当你以同样的方式解构一个空间把它布置成空白就像你绷好一块画布让你的整个身体都进入这个潜在的空间然后你来到对作品的预期中恰如你将手轻轻掠过书页艺术家发现通过密封一个空间并将其漆成白色来实现对潜在空间的有意营造并从而抹除细节与旁碍是如此深具转变性的经验可以用来帮助他们重新定义自身的创作实践分心中止指称缺失的空白作品空间引出了全新的意识呈现并给予创作者以空间由此容纳其作品并使之得以周游世界。…随着一页空白对建筑的有意简化使空间与时间之间的稳固关系更进了一步并改变了空间内的行为与感知。”

艺术家本人的话可深见其映照:“…我逐渐意识到墙面的那道细小裂纹距离画布仅几码远亦抖出了其存在当我覆盖了这道裂纹并把墙重新刷了一遍之后画布本身呈现出了一种全新的面貌。”所以当你走出展厅再回头看前言墙边的那幅小小的白画你或许更能体会你和周围空间的微妙共处

1.《Artists Draw A Blank》,原文节选自《continent. 》,Issue 1.3 / 2011: 208-212.

— 文/ 顾灵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