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 Jim Campbell: Accumulating Pyscho

吉姆·坎贝尔迭加 <惊魂记>

/ 顾灵,原载于艺术论坛中文网

2015.10.12-2015.11.11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 CHRONUS ART CENTER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屏幕作品系列展第六场是美国艺术家吉姆·坎贝尔Jim Campbell的个展迭加<惊魂记>”。题目中的惊魂记指的就是希区柯克1960的著名同名影片片中女主角在浴室中被杀前因惊吓而尖叫不止的场景不知曾令多少女性感同身受进而对于在浴室中独处心生恐惧这些人中也包括了坎贝尔的母亲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堂电影课上时为工程系大学生的坎贝尔透过一台解析电影放映机(analysis film projector)逐帧回放了浴室一幕并得出结论场景中的长镜头运用使某些影像能够贯穿于整部影片的观影记忆中此种记忆在新时线的黑盒子展厅中得以复现

巨大的投影幕上是混沌昏暗的背景与画面中如幽灵般的浅色迷雾如一方黑白的X光片却全然不见清晰的骨架结构展厅内播放着影片惊魂记的音轨人物对白与惊悚配乐似乎在有意引导观者将眼前的模糊画面与记忆中的影片情节相匹配伯纳德·赫尔曼(Bernard Herrmann)尖利如刀的背景乐并没有引发屏幕上画面的变化原片中由78个快速切换镜头所组成的48秒蒙太奇在此亦无从分辨然而随着对这片迷雾的凝视观者可以慢慢看清右上角的一盏台灯左下角的水罐和电话画面中央的窗帘等等偶尔也会出现隐约的人脸或侧影但几乎在出现的同时就又隐没入混沌中

2000年初坎贝尔做了首轮静帧迭加的尝试并由此意识到迭加过程或许能够揭示出超逾单张静帧的所在有着电子工程背景的坎贝尔的全部创作都基于他亲手制造的电子元件为了实现静帧画面的平均化迭加他发明了一个能够低分辨率影像输入平行打印输出的盒子输出端与一台计算机相连以捕获数据这台定制的电子盒嵌有编程芯片与内存条并成为2000年至2004年间坎贝尔的创作工具此次展出的迭加<惊魂记>》是对2004年由这台盒子输出的图像的再创作坎贝尔重新编写了一套软件以平均化高清版的惊魂记》,并录制了迭加过程如果凑近投影幕观察就会发现无数整齐排列的像素方阵的灰度变化

新世纪以来媒介随着数字化的深入而越来越普遍地被认知为数据物”(data objects)。影片录像视频影像无论称呼如何演变都成为了数据文件当物等同于数据时就可以被当作数据来处理我们在此所见的最终图像出现在影片时间轴的末尾却并非影片的结局画面此种变控影像的方式并非全然因为技术变革的影响更深层的原因在于认知上的转变物与数据间的形态可以相互转换从而当媒介造物——一种历史与时间的承载物——等同于数据被加以处理时被数据所遗弃的幻影之光对脑中存有观影记忆的人而言亦构成了数据的再造记忆只是数据的再造记忆如何被感知仍取决于人的感知力而计算机的数字算法能否通过再造数据形成感知此种感知处于怎样的状态仍有待探讨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forum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