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 with Liu Wei

From Randian

By Gu Ling

答机械师刘韡问:范特姆·维科夫斯基的幻影舱

刘韡,“幻影”,长征空间(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798中一街),2018年3月18日至5月6日

影子是关系的产物,幻影则是意识的产物,刘韡的作品是影子与幻影的重影,也是艺术家意识与工人劳作的重影。长征空间的展厅入口处,墙面上的两块异形布面丙烯如幻影般呼应着展览标题“幻影”。艺术家新创作的大型机械装置“周期”综合调用了体量与空间的动态关系及其内含的时间感,其制作延续了刘韡一贯的工厂监工模式。展览现场的表演性为被观看和体验而定制,为了完成它们的焦虑也隐约在场。艺术家首次将绘画与装置相结合,其代表性的色彩浓烈的大幅绘画以浓暗色调移入金属表面。本文是与艺术家对话的产物,也可视作其创作的幻影,以引言、引用、虚构故事与结合访谈改编的文本(看上去像AI生成的诗)组成。

埃及人相信,人由六大元素组成:三种世俗元素(身体、姓名和影子)和三种超世俗元素(KaBaAkh)。卡(Ka)是一种精神力量,在死后与躯体结合;巴(Ba)和心脏有关;而阿克(Akh)则代表了灵魂。[1]

刘韡,《幻影》,铁、钢、油彩,尺寸可变,2018(刘不一拍摄) 图文资料由刘韡工作室及长征空间提供

刘韡,《幻影》,铁、钢、油彩,尺寸可变,2018(刘不一拍摄) 图文资料由刘韡工作室及长征空间提供

范特姆·维科夫斯基总是难于相信已经习惯的一切,他只能通过把身体贴着表面来疏解自己的不安。

但这并不影响他成功经营幻影舱,做生意最重要的还是商机。买不起太空旅游产品的大有人在。花不了多少钱,就能到维克夫斯基的幻影舱欣赏宇宙美景,而且比真的去太空看得更清楚。星球之间的距离被缩短,它们运行的巨大能量近在咫尺,触手可及。还有那些几何形状的机械装置,游客们常常惊叹于它们优美的尺寸比例以及所用材料的逼真质感。他们会找一个角度自拍,并熟练地操控修图软件,将现场与太空图片结合在一起变成背景,然后发布到朋友圈。

“我只关心影子!影子!”他对助手强调说。维科夫斯基认为幻影舱之所以能成功,全靠那些绘制出来的影子。在他看来,正是这些影子成就了幻影舱的观赏性。他鄙视那些惊叹于比例或材料的游客,也对那些仰慕整体设计与运行效果的游客嗤之以鼻。他还会在监控室暗暗对那些特别凑近看影子的观众做标记,在他们离开时给他们发打折券或限时体验券。

刘韡,《气流》,水泥、玻璃镜面,尺寸可变,2018(杨超摄影工作室拍摄) 图文资料由刘韡工作室及长征空间提供

刘韡,《周期》,综合材料装置,尺寸可变,2018 (刘不一拍摄) 图文资料由刘韡工作室及长征空间提供

 

在幻影舱,表面、而非光线,才是影子的生命之源。每个星球模型的表面都需要2万颗微尘[2]每平米的反射率以呈现影子的最佳状态与所有绘制细节。在每天的营业时间结束后,他总会独自一人待在舱中,观察每一处表面,欣赏微尘量与反射率。他会重复做同一个噩梦,梦见微尘逃逸,影子从表面脱离,碎了一地。

每场参观结束后,维科夫斯基都会带着助手进行影子的常规维护,有时是检测影子位置,有时是补色,有时是检验微尘量,有时则是滤光器。他只动口,操作全部交给助手。由于操作都很基础,所以他不怕助手不会执行。他只是需要看着助手行动,随时发出调整指令。

灰色的,红色的,绿色的,土色的,方的,斜的,圆的,长的,短的,高的,低的影子……幻影舱的logo是一个全黑的正方形,这是对影子基本单位的客观描绘。维科夫斯基认为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他也不知道这种对艺术的理解是如何形成的,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种感觉没错。

刘韡,《友情》,影像装置,尺寸可变,2018(刘不一拍摄) 图文资料由刘韡工作室及长征空间提供

幻影舱

幻影不期而至的、降临的

幻影不是一个色彩斑斓

飘忽不定的

幻影战斗机

引擎

幻影是一种情绪

去掉情绪和个人

加入情绪和个人

情感

表达

幻影的偶然性

情绪的偶然性

幻影是一个大阴影

美感在于专业性、知识性

对幻影来说

黑影大小、颜色带来某种情绪

对世界很多东西的理解

阴影不是物质

因为另一个物质存在而存在

本身因为视觉

视觉上的本质

针对周围的现实

对现状的感知也好

阴影逃离了

对立于其他的感觉

很多东西的成立、存在

因为别的东西的存在变得有意义了

我做艺术家

找一种关系或意义或联系

不是很有逻辑性的

莫名其妙的不太能注意到的联系或关系

有时候很想把几个很抽象的东西放在一起

注意作品的构成关系

注重各种关系

共存的关系

最简单的感官的错乱

很大的火球

真实的

这种真实来源于想象

真实来源于感觉

像星空一样

与地球有个对应关系

桌子与地球的关系

空间的关系

裹挟在一起

关系要考虑

手工的技术

思想的技术:算法

制作减少一天

计算

展览构成

减少物质、增加精神

思考:带来焦虑性

很抽象的叙事

喷的油画颜料

最简单的方式

花时间去做

任何人都能干

所有降低到最能理解最能做的程度

思考

周期

人或生命的感觉

通过意象的想象

周期

在运动

把所有意义去除掉

被控制或被奴役的感觉

在个人的层面上

时间、体积

最简单的物理上的、物质的

科技的方面降到最低

没有多余的形态

抽象的

社会的现象

科幻的?

生命像宇宙

一个宏大的不可知的联系

人本身

知识被放在一个瞬间爆发出来

感觉

放在一起

希望带来一个重新理解自己的

生产知识

被限制非常重要

给它一个限制

细节

指令宽泛的

给指令的执行是自由的

气球

不要做太圆

偶然

上漆

不精确

大的形状

观察做和作品的关系

告诉他们怎么停止

工作形态 生产关系 因为我自己的工作方式

为什么工人 工作室 起点和终点

在作品旁边感受到的

终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对自由的理解

不是要一个可见的结果

随时可以停止

毫无道理

不能接受外面加工好了拿过来产品合格

无法接受

艺术家不能接受

瑕疵没问题

不去遮掩它

无所谓

问题 不去修补

是作品的一部分

不能掩盖而修补

所有的制作过程中的问题都可以

我不需要一个完美

把现实的痕迹去掉了

不带有

用自己所有的知识去掉这物件上所有的

只是归结到最简单

运动

这个去除的过程

不确定不是目的

只是它的本质

不想和物理空间

无法摆脱

不想做展览

厌烦

非常无意义

正常文化和政治生活存在巨大问题

不能发挥功能

失去功效的

找不着自己的武器了

这个时代 当下的恐怖

不知道当代艺术应该如何发生

作品的形态

什么是艺术

艺术已经要重新理解

以前理解的存在

延续还是切断 消失

以前不相信

但有东西会消失

需要工作

在做的时候才有意义

我无法接受最新的时尚

时尚

商业的存在

才有真正的

带来相反的东西

这个不是 那个才是

构成时尚的感觉

投射 问题

把过去和未来拉在一起

当代的感觉

没法孤立

这个时代有意思的

碎片化的

所有的艺术往娱乐化

现状是娱乐化

很多时候没观众的

给谁看

跟谁谈作品

我所理解的艺术的观众失去对作品真正的爱

欲望的爱

艺术不被欲望了

所有的信息干扰、艺术家本身、艺术

复杂性

是有艺术的

对我来说艺术要重新评估

不是以前的艺术

基本的是怀疑的

形象是没有意义的

只能舍弃具体的形象

物质化脱离了物质的想象

整个状态都是零件 词语存在

它们被做出来之后就是现实

那就是现实的存在

人的弱点

制作的快感所吸引

虚无

充满了激情的

自己也无法想象

创造世界

时间

体积 重量 快慢梯度

越小的运行越慢 越大的运行越快

往返

生命感

让时间有了意义

轨道是时间

运行关系

相对运动的网络

情动 斯宾诺莎 关于身体和运动的关系

同步运行

斯蒂格勒 艺术是一个功能

不是我们要做什么

被凌空拉起的感觉

看感觉不靠理解


[1] 周施廷:《流动着的永恒——见于法雍木乃伊肖像画上的埃及生命主题置换》,《文化艺术研究》第一卷,第一期,第 229 页,浙江省文化艺术研究院。

[2] 《微尘反射屏》,https://mp.weixin.qq.com/s/-GdS-Z-Mi0q8OJEqGl2qQg,周守拙,微信公众号Nichijou,2016年9月11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