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Visual Arts

Retrospect/Forecast 2011/2012: 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

回顾/展望 2011/2012: 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 来源:ART iT 编译:顾灵 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是下一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3的艺术总监。除了为文献展的筹备奔波忙碌外,她也参与了去年的多个其他项目,包括出版物系列《100段文字-100个想法》(100 Notes – 100 Thoughts);对2011-2012艺术界中“狗-人”关系、“猫-人”关系的年表;为文献展建立了一个多媒体在线平台(multimedia online platform)以与广大网友分享展览进程中的研究与更新。 ART iT邀请Christov-Bakargiev与读者分享2011年的回顾与2012年的展望。 ART iT: 你已经准备好迎接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3了吗?我们诚邀您回顾2011、展望2012。您如何看待过去的一年? CCB: 我不是空想家也不是预言家,所以我说不准2012到底会怎样。然而回首2011,无疑是令人激动的一年。我从不喜欢“危机”(crisis)一词,其希腊语词源是krisis,批评(criticism)与评论(critique)均从此派生而来,其精确的解释为:分离然后判断,在我看来太过戏剧性了。但我想任何人都会同意用“危机”来形容过去的2011,不仅因为过去一年中所谓金融危机的疲软回升,更因为一年中发生的无数骇人听闻的起义革命与天灾人祸,它们不仅发生了,而且还在发生、加剧:从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伦敦抗议(London protests)、占领运动(Occupy movement)[i] ,到3月11日在日本发生的大地震、海啸与核泄漏。 回到艺术,可以说2011年始于1月25日在开罗Tahrir广场发生的示威抗议,它直接导致了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2月的下台。在抗议中不幸去世的艺术家Ahmed Basiony被追悼为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埃及馆的代表艺术家之一(埃及馆:在此地奔跑30天,Thirty Days of Running in the Space,6月4日-11月27日),艺术家作为示威抗议的活跃参与者,用录像记录下抗议现场并上传至网络。1月28日,他中枪身亡。这并不意味着Basiony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但2011年始于一名艺术家的尸体,在大街上中枪身亡,这让我思考艺术与世界、艺术与历史的关系。 这也让我联想到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著名女性主义学者),她最近的新书就讨论了危机、战争与毁灭。尤其在她题为《战争之围:生命何时得以悲悯?》Frames of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双年展/艺博会/展览 | Tagged , , , , , , , , , , , | 1 Comment

Exhibition by artist Tomas Saraceno opens at the Museum for Contemporary Art in Berlin

  BERLIN.- Tomás Saraceno’s installations shatter traditional concepts relating to place, time, gravity and traditional ideas as to what constitutes architecture. His works are utopian and invite the viewer to play a part in their impact on a particular space, a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新媒体艺术 | Tagged , , , , , , , | 3 Comments

对话:how to do things with art艺术能做什么——提诺•赛格尔(TinoSehgal)

时间:    2011.09.09  16:00(周五 Fri.) 地点:    圆明园路169号协进大楼1F 参与者: 李=李牧(艺术家) 灵=顾灵(编辑) 刘=刘迎九(上海外滩美术馆副馆长) 比=比利安娜·思瑞克(独立策展人) 语言:    中文、英文 比: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我想先介绍一下占领舞台项目:这一由我策划的系列项目从今年3月份开始,关注现场艺术(live-based art),包括表演、偶发等各类形式。每个项目所合作的机构都不相同,三月份我们邀请了一批中国青年艺术家做了《回放》的活动,把一些重要的、经典的、影响过他们的作品做一个重新的诠释,一个他们自己的版本。比如今天的与会者之一李牧,他也参与了《回放》的活动。然后TinoSehgal是这一系列的第四个活动,是系列中持续时间最长的活动,从6月份开始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7、8月份在上海民生美术馆,现在来到最后一站——位于虎丘路的上海外滩美术馆工作室。 本次座谈的标题借用了Dorothea Von Hantelmann的书名《艺术能做什么》(How to do things with Art, 由JPR Ringier出版社于2011年出版),在书中她举了四个艺术家的案例,其中就有TinoSehgal:探讨今天艺术家的工作,其可能性与局限性。今天的讲座会比较特殊,因为TinoSehgal没有任何的物质保留,因此你们不会看到任何图片或者ppt之类的演示,完全凭我们嘴上说的。这本书关于TinoSehgal的部分会翻译并登载于《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的九月刊,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买来看看。 TinoSehgal的作品被称为“情境建构”,他创作最大的贡献在于尝试建立起一种新的模式。他的作品不保留任何物质记录,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照片、录像,观众进入展厅,没有任何标签,从不允许制作请柬抑或在杂志上登载广告。这次我带来的他的作品有两件,都是相对早期2003年的作品,一是《这是新的》,二是《这是交换》。《这是新的》由美术馆售票处的工作人员挑选一条每日报纸头条新闻,并在售票时向观众播报,讲完新闻后会告诉观众作品的标签“《这是新的》,TinoSehgal,2003年的作品”。《这是交换》涉及了7、8位诠释者,他们来自不同的教育背景,包括媒体,投资,法律,心理学等,反正是非艺术专业的、对市场经济特别关注的人,他们会和观众交谈关于市场经济的话题,以门票半价来购买观众对市场经济的看法。Sehgal的作品通常都会由这类诠释者来完成,这些人可以是小孩子,或者美术馆保安、工作人员,也可以像这一次是对市场经济有一定见解的人。他的作品基本上都在美术馆环境里完成,所以很多人都会问:为什么这些作品一定要在美术馆空间里完成?作品和美术馆有怎样的关系?那Sehgal的考虑是:美术馆作为西方的一个系统,它的社会角色;通常当我们谈到美术馆时,一个公认的角色是教育大众,但还有另外一个角色是为Sehgal在创作时所特别关注的,那就是统治公众的思想与行动。其实从福柯的理论来说,有点像医院,因为当你进入美术馆空间时,其实观众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机构中会有一个特定的举动。美术馆从某种程度上掌控了话语权,而同时观众的话语权是被拿掉了。你就是进来参观一个由策展人、美术馆或博物馆所定义的所谓的“这就是好艺术”,它就在美术馆里。Sehgal的作品其实提供给观众一个突破口,给予观众某种程度上的“言论自由”,从而通过他的作品来表达他的观念。说到观念,我还想谈一下他的创作与观念艺术的关系,因为他一直反对将自己归为“行为艺术家”,他(认为自己)可能更多是一名观念艺术家。但是他和西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观念艺术很不一样,因为当年观念艺术其实有很多是反对市场、但之后还是进入了市场流通体系;但Sehgal其实并不反对市场、而是将市场视为在艺术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链接线索。所以他的作品照样可以销售,每件作品基本上都会有四个版本。这就是他和原本的观念艺术的上下文最大的区别。由于其作品没有任何的物质保留,所以我想有必要介绍一下他作品的销售方式:每一次交易现场,会有一个法律证明人,艺术家,收藏机构或收藏家;艺术家会口头立下交易合同并由收藏家重复一遍;交易采用现金支付,也没有任何发票或收据。艺术家把如何实现这个作品交代给收藏机构,作品的交接即算完成;这一事实发生过的唯一证明是在场的法律证明人。 关于Sehgal另一个有意思的点是之前已经反复提及的,即他的创作没有任何物质的作品,这很重要,他选择用一些比较原始的表达,比如舞蹈、歌唱、人身体的动作都是最原始的表达,可以说,作品短暂存在于所谓诠释者或者观众的身上。 把Sehgal的作品带到中国来,其实我觉得在当下这样一个市场洗牌的时期是比较适当的。虽然作品创作于2003年,但我们每个人作为市场经济的一部分,有这样的意识(反省)想必是必须的。今天的讨论将从TinoSehgal的艺术创作出发,扩展探讨艺术家、艺术工作者在当今的艺术环境中的局限性与可能性。因为我们大部分人还是在依照一种特定的游戏规则在工作。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是Sehgal的工作方式,他并非单纯地批判某个当下的现实,或是对某种现象进行批评,而是创造一个新的方式与模式在这个系统中工作,这对我是很大的启发。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归根结底Sehgal的作品需要个体去现场体验,需要观众与诠释者一同去完成作品。待会讲座结束后,大家可以去工作室亲自体会一下这件作品。 灵:这次座谈的英文标题也即Dorothea Von Hantelmann的书名“How to do things with art”可能翻译成“怎样”比“能否”更合适。Sehgal在评价其创作对艺术体系的批判时如是说:“我觉得20世纪主要会被‘怎么’这个问题导致——我怎么生产一个产品或我怎么和某些人有关系?…而这又暗示着怎样的伦理?”所以有些评论家说Sehgal的作品是“对市场的抵制”其实是一种误读。Sehgal恰恰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之内来玩市场经济的游戏,由此所谓的“抵制”其实会来得更强烈。 在我写这篇评论时,采访了一些诠释者与参与作品的观众,其中一位观众是一名青年艺术家唐狄鑫,他说如果同样的作品理念由一名中国艺术家在中国本土来做,可能它实现的意义不会那么大,或者压根儿就没可能来实现。为什么?因为其实每个中国人都是政治经济评论家,评论政治、经济如同下酒菜那般日常。这件作品得以实现的本身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对西方博物馆系统的一种验证。 我想通过几个关键词来与大家分享我对TinoSehgal作品的看法: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 Tagged , , , , , , , , , | 1 Comment

M50联合开幕快记-水厂,计文于和朱卫兵,杨勇,冯硕

正当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布展现场,参展商们忙得满头大汗、脚不点地的时候,M50这厢的画廊们也都忙着开幕前的最后准备工作。室内外空间熙攘的人群抢去了作品本身的风头。若不是错开了人流去看空荡荡的展厅(实则放满了作品),可能兜完M50都不会对作品留下任何印象。 m97杨勇的摄影作品向观众展示当代日常女性的生活状态,暴露人物与环境的冲突与平衡,在城市的人造灯光中,照片主角各自寂寞着或独自欢愉着或与照相者有着某种显而易见的呼应与联系。展厅四壁的相片镜面互相倒映,彼此借鉴。虽然镜头拉得很近但却保持着强烈的距离感。 M art space冯硕的个展让人不可避免地联想到乔治 奥威尔的《动物庄园》(Animal Farm),其插画风格的油画动物肖像有着黯淡的拟人性。展厅左侧独立空间中的大幅《非乐园》有着猛烈的肉感和肆意的随风飘落的不羁。在马乐博画廊代理的五年间,冯硕的作品在西方艺术市场颇为讨喜。这是冯硕回国后的首个大型个展。 香格纳的两个展览,按画廊工作人员的笑解,“两边落差实在是太明显了”。H空间的三位组合似乎有点望梅止渴,后来去刘家香吃饭和田霏宇同桌,竟然短路没想起来问他策展的事。(昨晚在shC开幕现场门口碰到田霏宇,正好都在等人,于是做了快问快答: Q:怎么想到把这三位艺术家放在一起? A:其实主要是老耿很久没做展览了,画廊这边也考虑怎么可以做得更有意思,于是问老耿比较欣赏的艺术家有谁,然后就把吴山专和杨福东叫来了。所以在他们找我策展之前,这个三人组合已经定下了。说来也是有意思的,因为三个人都是杭州国美毕业,老耿比吴山专大两届,虽然年龄相仿,但当时本来学艺术的就没多少人,差一届就像差一辈。杨福东当然是小了十多年。但类似“三辈人”的排行还是在,所以这三个人放在一起还是有很多联系在里面。 Q:所谓标题即主题“水厂”在最后作品的呈现中又体现在哪里? A:“自来水厂”其实是1987年老耿的一件作品的标题,但这件作品从来没有存在过。 Q:当时老耿其实做了一个被自嘲为“歪门邪道”[i]的演示版本:由画布搭成的“布景”假空间。 A:对。但这一次还是和之前那个很不一样。 Q:那时还是旨在解决“距离”问题,是“看”的一种延伸。 A:对,之前的“自来水厂”还是讨论观看的方式,参观者本身被作为作品互相观看;现在可能更多是关于空间,内部空间与外部空间的联系。其实之前的那个作品也是在空间中动了脑筋,中间有面墙,也是挖了个洞光可以透过去。这个联系其实是延续到现在,香格纳的这次装置,观看发生在走入空间之后,随后有个走出的过程。 Q:不过似乎就整个展览来说,似乎所谓“水”的联系并不明显? A:我们前后开了三次会,每一次都有更深入的探讨。而且其实从展览构思到如今真正实现,也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在这过程中,发生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变动,方案也在一次又一次地调整。最一开始,在将隔壁的实景投射到小黑屋里去的时候,老耿原来的方案是把肥皂泡涂在投影仪的镜面上,由此投影出的画面会越来越模糊。但后来还是做了调整。不过整个展览的感觉我认为还是连贯的,老耿的整套装置显得非常人工化,包括用铝箔包裹那些水厂的设备;因为最一开始把自来水厂的设备放到空间里来有点太简单了。这种人工化也可以在杨福东的作品中看到,他影片的背景环境是非常明显的人工制造。) [i]与耿建翌的访谈,刘礼宾,《艺术世界》杂志 主空间的计文于和朱卫兵,借冯博一在画册上的评论标题《忍俊不禁与犯忌快感》,布,作为柔软易塑日常贴身的材料,给予作品触及心底柔软的呈现。从《园林》(2008,曾在上海MoCA展出)到花花绿绿的沙发,从OV“向文人学习2”中正在展出的《中国新盆景》(2006)到今次的《上山,下山》,有如看戏一般搭建出引人入胜、颇具玩味的游戏场景。大家来看展可以满脸笑容地玩起来。 在OV的新盆景跟前和人聊天,看着那些皱巴巴、软绵绵的假山,景泰蓝花盆,迷你小楼和大红色的衬底,骤然间便觉得弹开到城市空间外十万八千里,远远望着这个矫正的局部风景。《上山,下山》与2009年初设的不同,这次在香格纳的布置多增加了几个坡,于是小人儿们不再是一味地向云顶爬,而是爬上爬下,关于社会阶级与众生百态的联想昭然若揭。我从右侧支起的帐篷顶型的拱起间穿过去,跨过左侧地上的布面人流,好像进了格列佛游记,所有观众都是大怪人。同一小布偶系列的另一件《揪住,救援》(2010)在OV的上一个展览展出。沈从文如水的流笔下湘西两岸人斜(xia)如船的纤夫们,亦是这般的姿态。如此形象生动、识个中趣味者扑哧笑出声来的迷你舞台剧着实惹人喜爱。 同样富有童话色彩、寓教于乐、如儿童玩具一般的《登陆1》(2010)配着一句“一鼓作气、千辛万苦,占领,前途茫然……登高望远……”以及大伙儿对这眼神儿心知肚明的《形象》(2010),世博会中国馆前芸芸众生的留影在此缩影,摄影师有些被孤立地独自放在四个边上,好似那程式化的导演或指挥,这里布偶的隐喻再恰当不过,旗帜与回形帷布上的印花招呼着那首打油诗: “此乃建筑大又好,挂上红旗引风飘。 城市形象呱呱叫,游客百姓来拍照。 团体个人真热闹,眯起眼睛咯咯笑。 摆好姿势很重要,一万年后能看到。” 最有喜感的莫过于《橙色警戒》,配合的军队进行曲听着好似老旧褪色的收音机里带着嘶嘶噪音播放儿歌配乐。抖动的持枪小兵有如犯了强迫症焦躁不安,但又好像只是演戏。装置中央的平台上躺着一张纸巾,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某素质不高国民的无意配合,那张懒洋洋躺着的纸巾成为作品的临时脚注。 在画册中还得见2011年的新作《现场》,无数好莱坞电影中,女主在四幕屏风后裸体动人,烛光掩映的对面是男主的垂涎欲滴。屏风上随意挂着的内里衣物有如口语化的眉来眼去。画册的最后一页是《呼风唤雨》,同样在OV展出过。当芭比娃娃的细嫩小胳膊代替了那只所谓的“无形的手”,云朵应该是避之不及而非呼之即来吧。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燃点Randian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aurizio Cattelan: All

This gallery contains 16 photos.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古根海姆最新个展“All”(所有) 2011年11月4日-2012年1月22日 意大利人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被视作挑衅者、弄潮儿、当下时代的悲情诗人,他创作了近年当代艺术景观中最令人难忘的几幅图像。此次回顾展将全面回顾卡特兰的全部创作,也即展览标题“All”(所有)的来由,逾130件借自全球各地私人或公共收藏的作品将与公众见面,创作时间跨度从上世纪80年代末至最近的新作。 卡特兰的创作取材广泛,从大众文化、历史、区域民族到自省,其见解玩世不恭而深刻。 作为超现实主义者的代表人物,卡特兰创作了无数引人不安、变化多端的雕塑与装置作品,揭示了现代社会的核心矛盾。卡特兰将为此次调研展多身定制一座现场装置,在古根海姆的圆形大厅中央为卡特兰迄今为止的全部创作给出圆满归结。 卡特兰艺术创作的许多灵感都来自他的童年时代,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帕多瓦(padua),那段青葱岁月在家庭的窘困、教师的惩戒与做粗活赚些零钱中度过。这些早年经历植根于艺术家反权威的艺术创作中,对剥削阶层的鄙视在其早年的创作中表现得尤其明显。 其全部作品都指摘政治与社会,艺术家在其以象征图示为主的特色表演中将自己打扮成一名凡夫俗子,一个蠢蛋,以此来刺激观众,告诉所有人其实没有必要自作傻瓜。 粗暴、挑衅、肆无忌惮是描述卡特兰雕塑的关键词,反政府主义渗透于其作品中,常论及的话题包括其意大利人的国籍与这个国家动荡混乱的政治局势,对道德的深刻追问是其创作中心,对标本玩偶的循环使用表达了一种表象的生活,用实际死亡的预设作为探讨主题的手段之一。 在古根海姆纽约标志性的螺旋大厅中央,每件作品都被吊在绳子上,仿若被实施绞刑。以纯粹卡特兰的新奇展示方式抵抗传统的展览形式,从天而降的雕塑们宛如一体,貌似被集体处决,概莫能外,这些艺术作品即悲剧本身。以时间为序的回顾展创造了为现场度身定制的大型装置组,以此庆贺其自身的徒劳无功,也是对卡特兰迄今创作的终极升华。 November 4, 2011–January 22, 2012 much of cattelan’s artistic practice is fueled by his childhood. growing up in the northern italian city of padua, his youth was marked by economic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Liu Bolin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

Preface of Picture of Dorian Gray by Oscar Wilde

The artist is the creator of beautiful things. To reveal art and conceal the artist is art’s aim. The critic is he who can translate into another manner or a new material his impression of beautiful things. The highest a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古典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On a Day Like Today, American Painter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was Born

July 14, 1834.-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July 10, 1834 — July 17, 1903) was an American-born, British-based artist. Averse to sentimentality and moral allusion in painting, he was a leading proponent of the credo “art for art’s sake“. His famou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古典艺术 | Tagged , , , , , , , | 2 Comments

图片与评论: 2011年新加坡双年展

This gallery contains 1 photo.

来源:燃点在线艺术杂志 Randian-online 文: 岳鸿飞 (Robin Peckham) / 2011年4月27日 For English please click here 译: 顾灵 2011年新加坡双年展:”门户开放 (Open House)”。  2011年3月13日至5月15日。 第三届新加坡双年展“门户开放”(Open House)少了铿锵有力的策展人语,抑或开门见山的展览主题,由魏明福(Matthew Ngui),Russell Storer 与 Trevor Smith 三人组成的策展团队并未意图就诠释与评论的视角在关于双年展模式的循序渐进的对话讨论中谋求自己的一席之地,与其摆出假想的姿态,不如把自己打扮成一种公共存在。 然而此届双年展的三个核心展览确实是“开放门户”,在对时间与空间的探索中邀约特质的旁白,拥抱来自不同艺术实践集群的比较研究,赋予了观察当今艺术如何在文化中自处的可能,尤其是对膨胀中的亚洲语境里的中国/台湾/香港而言。本文将带您逛一回极为私人的走马观花,远离双年展的那些洋洋大观,而去走近一些以研究与过程为重的艺术项目,它们在全场展览中走露峥嵘,深挖某些特定的人际情境,宁静而致远。 我们从旧加冷机场装饰风格的航站楼里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走廊房间开始——它差不多能被叫做壁橱了。 这是个被废弃的所在,坐落于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市中心的边缘,距黄金坊仅投石之遥。 这是座难得的热带超级建筑典范,是对机场本身零碎的占领和翻新的比喻。 Phil Collins恰恰选择在这样一个令人窒闷的地堡式空间展示其作品: 一部带有MTV风格的短片,关于马来西亚的光头文化,讲述一群视觉身份并非由其行动或信仰、而是单纯由其风格来被定义的年轻人。 随着一段梦幻般的配乐萦绕,一群蝴蝶从一个人飞掠向另一个,一系列体裁示意的堆砌靠向看似毫无任何目标的终局。 黄汉明翻拍了另类 (或“邪典”cult) 狂热片《定理》 (Teorema,导演: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 放映装置设在航站楼对面由五个房间组成的迷宫般的“养兔场”里的; 影片做到了风格与身份兼顾。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

Interview with Yves Netzhammer and Li Zhen Hua:Nature Fear Entity, Site Specific Installation solo exhibition

Apr.22nd 2011, by Ling GU The classic quality of Yves Netzhammer’s art are from a variety of inverses i.e. the nature and culture, subject and object, perception and sensation. Through figurative images, the artist express with everyday objects in a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 | 22 Comments

与Baer Faxt通讯创始人Josh Baer的访谈

墨虎恺(Chris Moore)采访Josh Baer,讨论了后者的工作及工作方式,并就VIP艺博会(VIP virtual art fair)、艺术基金、画廊与藏家的“赊账”及难以言说的艺术市场透明度等问题征求他的意见。 来源:燃点在线艺术杂志 链接:中文版,For English please click here 文:墨虎恺(Chris Moore) 译:顾灵 享誉艺术界的Josh Baer早在1995年就开始编辑、发行The Baer Faxt——一本专门揭露艺术“内幕”的通讯。他的通讯一次又一次地抖搂了拍卖行的大笔买卖背后究竟谁是买家。他弄到这类内幕消息的手段往往招来纷纭猜忌,并让他不怎么招人喜欢。我们的采访讨论了其工作及工作方式,并就VIP艺博会(VIP art fair)、艺术基金、画廊与藏家的“赊账”及难以言说的艺术市场透明度等问题征求了他的意见。 墨虎恺:我想从艺术市场透明度的问题开始我们的访谈。上世纪90年代艺术市场戏剧性的发展几乎是紧跟着互联网的诞生而开始的,从很多方面来看,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艺术市场变得更加透明。 Josh Baer:其实这个市场既是不透明的、同时也是透明的。让人们很难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算是个让价格总是居高不下的聪明点子。正如Studio 54(纽一家著名高端会所)不会去做的,如果一个画廊大门敞开,可能谁也不想去那里。一旦藏家们养尊处优,自然会上瘾,当然也就不想戒掉。 墨:那么哪里有矛盾? JB:作为通讯的发布人和一名艺术顾问,我自己本身的角色就自相矛盾。但每笔高端交易都必须透明,他们一环套一环,如果你不想透明那就别干了,因为没人再会信任你,而结果则是一笔买卖也做不成。 墨:拍卖行是官方还是私下里告诉你买家是谁的? JB:啊!如果没人告诉他们可以开口,他们是永远也不会说的。我必须仔细观察每个人,或许有人会来告诉我。因为我不是一名专业记者——我在这个圈子里,认识的人多,知道的也就更多。 墨:那拍卖行是怎么看Baer Faxt的? JB:噢,拍卖行可喜欢Baer Faxt了! 墨:真的吗?为什么? JB:他们(拍卖行)喜欢是因为能知道谁在各自的竞争对手那儿买了什么!有时候他们也会很惊讶我到底是怎么搞到这些“情报”的。他们经常会被指责泄露机密,但其实没这回事。 墨:那你到底是怎么搞到这些“情报”的? JB:有些人喜欢在媒体上露露风头。有些大藏家喜欢向其他藏家显摆。我通常在拍卖结束后一小时里写这些通讯,也就在同时这些专业人士们大都在吃饭。他们的黑莓手机会提醒收到我的通讯,于是他们就都有得聊了。 墨:在当代艺术领域获取更多信息是否对整个艺术市场都有帮助或者说好处? JB:其实也就是你知道什么和你以为什么的区别,尤其是就拍卖行而言。我们通常希望造成透明化的错觉,但其实它没多少是事实。我常说“我们有着太多信息,但却素质太差。”单一的拍卖成交价格数据并不能代表艺术作品本身的质量或地位,它们只是价格而已。 墨:你能就前阵子刚闭幕的VIP艺博会(VIP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透纳奖2010: 短名单艺术家候选作品欣赏

2010年10月4日,2010透纳奖短名单揭晓后的第五个月,艺术家的候选作品展终于在泰特美术馆开幕,四位艺术家带来其各自不同形式的创作:绘画、雕塑、影像与声音艺术,齐集一堂。 Dexter Dalwood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Dexter是此届透纳奖短名单中最传统的一名艺术家——他是个画家——然而他带来的感受远远超越了单纯的视觉体验。他的创作经常想象一些艺术家本人不会在场的场景、活动,经常暗含着政治隐喻的弦外之音,且经常吹真实人物们的毛求疵。 eg: 大卫·凯利之死Death of David Kelly (2009) 背景资料请参考:http://en.wikipedia.org/wiki/Death_of_David_Kelly。该作品是对这位政府雇佣科学家的自杀事件的超现实的重新想象,也是今年候选作品展中最具争议的作品之一。 Angela de la Cruz De la Cruz综合运用多类媒体进行创作,其中绘画与雕塑是其最常运用的创作类别,看起来这些创作总像还处在未完成的状态。英国卫报知名艺术评论家Adrian Searle(欲参阅其对2010透纳奖的评价视频,请点击: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video/2010/oct/07/turner-prize-2010-adrian-searle-video)称其作品“将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融入艺术创作中,将绘画作品中的沮丧与荒谬成为创作本身。”由于De la Cruz年前遭受了一起意外,导致她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法行走;此次展厅中大多数作品都是在意外发生前创作的,唯有“三脚椅”这一作品在其康复后创作,让人不禁将该作品联想为某种程度上的自画像创作。 The Otolith Group 由Kodwo Eshun与Anjalika Sagar组成的双人艺术家组合“内其石”(the Otolith Group)认为影像作品即“死去电视的纪念碑”。 电视的内在时间Inner Time of Television 2007–2010, 13屏影像装置播放由13个片段组成的、关于古希腊的电视节目《猫头鹰的遗产》(The Owl’s Legacy) Susan Philipsz Susan Philipsz是今年候选作品展中最特别的一位艺术家,因为她是透纳奖有史以来短名单艺术家中首位仅用声音进行艺术创作的。她的装置作品“低地”重塑了她的提名作品,创作了三个不同版本,内容均是16世纪苏格兰格拉斯哥当地青年恋人为已逝爱人在桥下创作、歌唱的挽歌。如Searle所言,“不论是躺在作品展示的房间中央的长椅上,抑或在空间中的不同位置间移步,你都能通过这三重歌声感受到你的所在,这些声音可将人撕心裂肺,将灵魂偷走。” 每年透纳奖的评委成员都不同,但均是来自当代艺术各界的精英专家。2010透纳奖的评委会名单如下: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