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taly

一盆螺丝两碗面

早上去上博听“雪泥鸿爪”——藏书中的印记。小路去机场去米兰,顺路把我带到人民公园。春天盎然在上海,落樱满地,玉兰吐翠,桃花缤纷,柳嫩如豆,被修剪成球状的小灌木也穿上粉紫的连身裙,小卖部门沿上垂挂下一串串风铃般的葡萄花,也是粉紫,只是要比“泡芙球”浅得多。绿在春天最丰富,从浅到深,从初探芽头到碧油饱满。 到得早了,排队进上博晃了一圈,回想原先小海绵状态的自己在每个展馆徜徉流连、埋头笔记的光景。展馆解说的册页还是老样子,倒是一楼展厅的导览立式机新添了一些CG动画做的个案模拟,敢情是寰宇之星团队做的吧(或者轩辕剑)。 朋友来电催,说到了还帮我抢位子,结果跑下去一看,包括坐在头排的他一共才六七个人。在场一位做志愿者的小伙子值得一提,这位小伙子比较活跃,不仅在上博、还在外滩美术馆等地常见他的身影,不过小伙子看着挺傻乐的。 讲者患了重感冒,讲话很不利索,但每个印章与印章主人的闲闻轶事、灌水八卦还是娓娓道来,藏书阁的名号如流水过耳,记之不及。待整理后贴上来与大家分享(不过没有印章图片实在就失了表达,加之不免有字词疏漏,万望各位读者见谅)。 来讲重点: 心慕老半斋刀鱼面许久,从未试之,今心痒痒,欲往。友人云,近有老鸭面一家,绝美,再可加点爆炒螺丝一盆,正当时令,鲜不足言。遂往“庄氏隆兴”(浙江路近宁波路),逾数年未尝螺丝,虽清明已过,或可抱子,然恰不肥,惜锅中调料太甚,螺丝之鲜勉能尝出。但过过啤酒,还过得去。螺丝吃罢,叫店家下面,不出五分钟上面来;友人分一小瓜焖肉,分友人两小瓣土鸭。鸭汤嫌咸肥,然鸭味重,鸭盐腌过,咸鲜无土腥味,配扁尖、火腿入汤,青菜缀之,仍不失为好面一碗。吃得饱饱,结账走走。 与友人道别,去上海书城,从一楼走到七楼,再从七楼走下来,感到现在书市包装的可怕;回想早晨关于古籍善本的诸多考究,当下书还有否藏印、藏阁、藏人珍而宝之,难噫! 到对面艺术书店,皆美术、设计、建筑、工艺等教课类书,然兜遍全店(总有进口书一角),竟绝无当代艺术类的书! 再到隔壁外文书店,狄更斯两百周年,所有他企鹅版的平装书有买二赠一的活动,看到一本狄更斯游访意大利的书《pictures from Italy》,最薄反倒最贵,封底的介绍读来不错,就冲着这本小书,找了《呼啸山庄》(不用说了)和《The Pickwick Papers》(成名作)陪嫁。 完了买瓶水奔向歌德学院,这个部分会专门立文说明。本文的第二个重点来了:笔者在下午五点二十分的光景纠结起是否还是去把刀鱼面吃了这回事。反方表示肚子还胀着,又受人恩惠吃了两个可颂坊的迷你妙芙,确实没有吃饭的实际需要;正方则表示既然心慕已久,近在咫尺,为何手不追之?作为一名常犯投机主义者,我把正方小天使催眠,捧着书脚步沉重而轻快地走向老半斋。 收银台的阿姨很和颜悦色地回答了我忐忑不安的问题:刀鱼面还有伐?花了29块大洋换一碗二两的神秘鱼汁面要杀死的就是好奇心。这家扬州老字号生意一向好,花13块吃碗雪菜肉丝面的刚从书城出来的阿叔很多,陪着阿叔出来看书吃面的阿姨也很多,抱怨13块只有一点点雪菜沫和一只手就数得清爽的肉丝家里也好做老头子我家里做给你吃的阿姨也不在少数。我就坐在被这类人物包围的一桌里,右侧的大叔听着左侧阿姨的抱怨埋头吃面,阿姨的爱人从洗手间回来,提了袋子要走。阿姨的目光仍然不离开那位陌生阿叔的面碗,软声细语地来了一句:“你慢点吃”也起身走。那边厢阿叔愣了一遭,反应还算快,轻轻较回了“您慢走”,筷子夹着面直接往嘴里送。我正待抬头看阿姨,那一小碗清汤刀鱼汁面“咚”一声闷响出现在我面前。 汤汁滚烫,飘着的雪菜沫点缀出超支的鲜味,除了第一二三口带汁面将舌尖烫碎之外,别无缺憾。饱嗝打到现在,还是得把隔夜的扁豆烩蘑菇消灭掉。浪费是可耻的。 近月余家中马桶旁的读物是从洪文侃老师处借来《人间草木》,一本别人编的汪曾祺先生写草木花鸟虫的集子。这位编者做了件大好事。每篇都短小得很,特别适合马桶上看,看完一篇,冲水的时候回味再三,别有滋味与意趣。这不是说读汪先生的文章和蹲马桶这两件事有联系,而是两者的时间段搭配正正好。汪先生的每一篇都像老先生坐在窗台旁和你聊天回忆,随口说说的;但每一篇,总能有点睛之笔,味道鲜美绝逾今日这一盆螺丝两碗面。 Advertisements

Rate this: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憎恨当代艺术的双年展意大利馆策展人Vittorio Sgarbi[转]

作者:Benjamin Genocchio(陈颖编译)  2011-6-1    来源:artspy艺术眼 我总是惊讶于如此多国家迷失在了取悦艺术界政治的欲望中,他们在选择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及策展人时难免有失中肯。任命维托里奥(Vittorio Sgarbi)——意大利政治家、艺术评论员、早期大师作品的收藏家、当代艺术的怀疑者——为本届双年展意大利馆的策展人就是这种令人感到遗憾的症状的典型。 维托里奥在意大利以外的国家并不是太出名。对于那些不太熟知他的人,我可以打一个比方:他就是意大利艺术界中的格伦·贝克(Glenn Beck)。他是一名激烈的保守派兼理论家,他对当代艺术及艺术家们感到憎恨。他是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任命的2001-2002年度的文化副部长。2004年时,他创立了一个名叫“The Party of Beauty”的政党来反对意大利城市的发展,2008年他担任了西西里岛上某个市的市长。 如果维托里奥不是那么有报复心的话,那么这些情况都不会令人担心。但他有一个让人感到十分困扰的习惯:嘲弄艺术家,辱骂那些支持他讨厌的艺术家的策展人甚至是评论家。他仿佛总是时刻准备着与人争吵一般。几年前,他甚至还打算控告我对他组织的古代欧洲绘画作品展做出的坦率评论并以此威胁我。 任命维托里奥为此次双年展意大利馆的策展人,总算是给了我们一个探究他认为值得我们关注的艺术的机会。他期望用曼特尼亚的作品来填充整个场馆,而我对此丝毫不感到惊讶。但无论他准备展示什么,他作为策展人的效能都与双年展甚至是当代艺术毫无关系,而是全与意大利的政治有关。 维托里奥的任命正值意大利统一150周年。意大利文化部部长Sandro Bondi希望能够借意大利馆来表现对意大利文化遗产的赞扬,而在维托里奥的身上,Sandro Bondi恰好找到了他合适这项任务的特点。就我个人而言,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维托里奥究竟想传达什么信息,但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它必定会饱受争议。我也肯定维托里奥必定不会平和地结束这场盛会。他毕生都在为给当代艺术的心脏来一刀做准备,而现在正是这样的机会。是时候让艺术评论家们带上自己的头盔了。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双帝展——中国、意大利文化交流之桥 I DUE IMPERI

历史、权力、江山、美人,尽在此次“双帝展” 中国秦俑二度在意大利展出 INAUGURAZIONE DELLA MOSTRA SUL GIAPPONE, I DUE IMPERI “双帝展”与历史有约。从2010年4月16日至9月5日,在米兰皇宫Royal Palace举行的“双帝展”将展出两个古代帝国的璀璨文物,从国家、民族、社会、经济、文化多个维度来展现古文明的永恒之美。展品年代最早可追溯至公元前4世纪,最晚至公元2世纪。此前,该展已访问了北京与洛阳,如今她来到了米兰。在中国文化处与意大利文化处的共同 筹划下,由Stefano De Caro与Xu Pingfang担任策展人,总计展品逾450件,揭示了数千年前先祖们的每日生活,并由我们见证了他们曾经想象着的死后余生。尤其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秦俑们,他们摆着各种姿势,满怀自豪地脸上写满了某种不可言喻的憧憬。他们同奥古斯都的雕像和其他古罗马雕像站在一起,还有一些古硬币、古珠宝、古代器皿与仪式用具。 此外,来自Herculaneum与庞贝Pompeii的美丽壁画,以及东汉时期遗留下的十分罕见的绘画作品。 参观信息: 标题:双帝展 地点:皇宫,米兰 展期:4月16日至9月5日 开馆:9.30-19.30;周一 14.30-19,30;周四-周六9.30-22.30 门票:EUR 9 / 7, 50 / 4,50 咨询:+39 02.54.911 网站:www.ticket.it / empires   友情提示:意大利文化遗产部近日宣布,意大利第12届文化周将于2010年4月16日开始,至25日结束,历时10天。在此期间,意大利国家文化艺术场所将免费为公众开放,其中包括国家博物馆、展览馆、古迹文物、图书馆等。数以千计的展览、教学研讨、特别开放、音乐会、免费讲解将使观众获得前所未有的全面艺术体验。详情可登陆意大利文化部网站:http://www.beniculturali.it/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古典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he Private Life of Masterpiece by BBC 艺术大师杰作的私生活【系列】——目录+春

“Every episode in this series has been ujretentous, informative and hugely entertaining… superb television about great art.” — Times This award-winning series reveals the full and fascinating stories behind famous works of art not just how the came to b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urner’s Masterpiece Modern Rome – Campo Vaccino to Be Offered For Sale

Sotheby’s announced that in its Evening Sale of Old Master and Early British Paintings in London on Wednesday, 7 July 2010, it will present for sale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RA’s great masterpiece Modern Rome – Campo Vaccino, with an estimat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古典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意大利乌菲齐艺术之旅

This gallery contains 13 photos.

2010年3月11日上午10时,位于上海博物馆北门左侧地下室的报告厅中坐满了前来临听讲座的中外艺术从业者、爱好者与艺术相关媒体。本就狭小的报告厅在多台摄像机的架设包围下显得更加拥蹙。乌菲齐博物馆馆长安东尼奥 纳塔利Antonio Natali先生与翻译坐在一张小书桌后,准时开始报告。窄小的桌面上拥挤地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一盏昏黄的深蓝色小台灯、两个一次性杯子中半满的纯净水,以及精心准备的二十来张讲稿与事前翻译稿。由于投影屏幕在播放讲演的幻灯片,因此房间内灯光昏暗,加上空调打出的干燥暖气与喇叭不时传出的刺耳噪音,不禁感叹上海博物馆的组织不周与其对纳塔利馆长的缺乏敬意。加上不断进出报告厅的各色人物的走动声、挪移椅子的躁动声、私下交流的低声耳语、偶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我在不安与忐忑之余更是满怀对馆长及随行乌菲齐博物馆工作人员的歉意。谨将此段文字写在本文之首,期观者引以为戒,用实际行动来体现对国际友人与国内同胞的尊敬,以及自重。 报告通过幻灯片中的相片演示与馆长的详细口述,不仅向我们生动描绘了乌菲齐博物馆的历史、发展与未来,更如一名难得的珍贵向导带领着我们游览了一圈乌菲齐博物馆与周遭景致,名副其实“乌菲齐之旅”报告标题。在主要记录报告内容的同时,本文也会穿插一些笔者在年前亲身游历乌菲齐博物馆与佛罗伦萨的感受与体验,希望能为读者带来更全面丰富的乌菲齐印象。 一座城 佛罗伦萨(Florence)是极为著名的世界艺术之都,欧洲文化中心,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歌剧的诞生地,举世闻名的文化旅游胜地。属意大利托斯卡纳区,原托斯卡纳公国首都,是连接意大利北部与南部铁路、公路网的交通枢纽;阿诺河横贯市内,两岸跨有7座桥梁。市区仍保持古罗马时期的格局,多中世纪建筑艺术。全市有40多个博物馆和美术馆,乌菲齐博物馆与碧提美术馆邻河而立,世界首家美术学院、美术最高学府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蜚声四海,意大利美术艺术精华荟萃于此。另一译名“翡冷翠”由现代著名诗人徐志摩首译,远比 “佛罗伦萨”更富诗意,更多色彩,也更符合古城气质。诗人著《翡冷翠的一夜》一书,1925年6月11日写于翡冷翠山中的同名诗用口语的表达道尽了对爱的天真、自然、疯狂、执着、充满情感挣扎与解脱的爱;这么激情洋溢的文字,或也就只在翡冷翠这座城才得酝酿诞生。 从薄伽丘的故乡小城Certaldo开车下山,到佛罗伦萨近三小时的车程,一路窗外是温和美丽、绵延无边的托斯卡纳乡野景色,随处可见修剪得光秃秃的葡萄园,让人对夏日的油绿碧翠遐想连篇。起伏不断的山坡农田依稀可辨数百年前大师们画笔下的影子,展览中的风景画触手可及,直谓“人在画中游”。当患有“车行昏睡症”的我从佛罗伦萨狭小而古老的街道上微微的颠簸中醒过来时,两旁已然满满地高耸着古旧的建筑、窗栏、雕花,满满地擦肩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公交车与私家车的鸣笛凑着热闹,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红尘气息。相比罗马,佛罗伦萨反而更商业、更世俗味儿、更有一种浑浊与张扬从拥挤的古老砖瓦中渗透散发出来,掺揉着全球最大最有名的哥特教堂Cathedral of Santa Maria del Fiore的鲜艳色彩在空气中舞动,衬得满街满建筑的人像雕塑更为鲜活灵动。 出了教堂,穿过摆满广场的商铺,拐过两个街口,就到了领主广场Piazza del Grano,看米开朗基罗拎着尸首的大卫青铜雕像复制品、抢夺萨宾妇女圆雕与浮雕、海神波塞冬雕塑喷泉,以及大大小小多组群雕,神态自若地站在广场上,与这座城那么自然贴切地融为一体,有时会让你产生错觉,假意乱真——这些都是石化了的人儿,都有着心神血肉的灵气。 一个家 曹雪芹《红楼梦》里贾、史、王、薛四大家族钱权人脉三通亨运,这种营运模式放之四海皆准,在意大利最赫赫有名的例子莫过于美第奇Medici。位于乌菲齐宫Palazzo degli Uffizi的乌菲齐博物馆Galleria degli Uffizi(http://www.uffizi.com),原是显赫一时的美第奇家族办公之处。该家族统治佛罗伦萨近3个世纪,具有爱好、扶植和保护文化艺术的优良传统。 美第奇家族(Medici),是佛罗伦萨13-17世纪在欧洲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家族第一位成名的先祖是位药剂师,其姓氏“美第奇”即来源于此(医生在意大利语中为medico,在与意大利语同源拉丁语的法语中是medicin,而在现代英语中medicine意为药品)。这一点也反映在梅氏家族的族徽上:族徽中的圆球最初代表着药丸,随着财富和荣耀的增长,便发展成了后来的贵族章饰。 美第奇家族的财富、势力和影响源于经商、从事羊毛加工和在毛纺同业公会中的活动。然而真正使美第奇发达起来的是金融业务。美第奇银行曾是欧洲最兴旺和最受尊敬的银行之一,家族以此为基础,从银行家逐渐跻身于政治家、教士、贵族,随即统治佛罗伦萨,登上意大利乃至欧洲上流社会的巅峰宝座。家族中产生了三位教皇、多名佛罗伦萨的统治者,一位托斯卡纳大公,两位法兰西皇后,和其他一些英国王室成员。 当然,美第奇家族最重大的成就莫过于艺术与建筑,在文艺复兴时期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乔凡尼 德 美帝奇是家族中首名赞助艺术的成员,他援助马萨其奥重建圣洛伦佐教堂。那段时期最灿烂的一笔则数米开朗基罗,从洛伦佐开始,他终身都为美第奇家族效劳。除了委任艺术和建筑方面的工作外,美第奇家族也进行了大量的收藏。建筑方面,美第奇家族给佛罗伦萨留下了许多著名的景点,其中包括乌菲兹博物馆、碧提宫、波波里庭院以及贝尔维德勒别墅。此外,家族在科学方面也有突出贡献,赞助了达芬奇和伽利略这样的天才。这些惊人的成就使得美第奇家族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The Godfathers of the Renaissance)。 家族大事年表: -1419年乔凡尼委任布鲁内勒斯基 重建圣洛伦佐教堂。 -1436年科西莫委任布鲁内勒斯基继续未完成的圆顶圣母百花大教堂。当时世界最大的圆顶完工。 -1550年托莱多的埃利诺拉,科西莫一世的妻子,购买碧提宫 。 -1560年科西莫一世资助创建乌菲兹美术馆的乔治·瓦萨里 -1562年科西莫一世建立设计学院。 然而世上无不散之筵席。1737年,第7代托斯卡纳大公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没有留下继承人就去世了,因此托斯卡纳大公的爵位就落到了洛林家族的弗朗茨·斯蒂芬(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一世)手里。由此,在西欧声名显赫的美第奇家族的家脉就此断绝。(但这并非意味着家族没有传人,只是没有名正言顺的继承者了。)然而,家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收藏品,还保存在乌菲兹博物馆中。家族居住过的碧提宫等建筑也大多在佛罗伦萨市内完好地保留着,现亦作为美术馆收藏有拉斐尔、鲁本斯、凡戴克和佛朗西斯的一些杰作,她在世界艺术博物馆中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而这一切都归功于美第奇家族最后的女性安娜·玛丽亚·路易萨·德·美第奇(Anna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Gallery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