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e Prize 透纳奖综述

由英国泰特美术馆设立的、拥有25年傲人历史的透纳奖(The Turner Prize)是当今最为全球艺术界公认并珍视的当代艺术奖项,其命名是为了纪念著名英国印象派绘画大师威廉·透纳(William Turner)。透纳奖候选艺术家联展代表了当今英国视觉艺术的最高水准,同时也是激起艺术各界争相讨论的话题。

 

透纳奖的颁授对象是年龄在50岁以下、在英国出生、生活并工作,且在2009年5月6日之前的整整12个月中拥有突出表现的展览或展示的艺术家。今年的奖金总额为四万英镑,其中二万五千英镑将授予透纳奖得主,其余的五千英镑将均分给其余三位候选艺术家。

 

提名艺术家每年通过邀请产生,独立评委会每年更换。四名艺术家将成为最终候选人,他们的代表艺术作品将在泰特英国国际现当代艺术馆Tate Britain展出,直至当年12月奖项正式颁布为止。艺术家的最终获奖并不取决于其在泰特的展览——而是基于其被提名的艺术作品决定。

 

透纳奖的独立评委会每年更换,通常由一名在英国工作的作家、评论家、策展人或画廊总监,以及一名在英国以外工作的策展人或画廊总监合作担任。

 

25年前,美国当代艺术咄咄逼人,“传统深厚”的英国在当代艺术领域无所建树,艺术地位面临被“边缘化”的威胁。英国的“透纳奖”以及“青年英国艺术家(YBA)”运动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诞生。长期以来,“透纳奖”与主流艺术观念和艺术市场潮流“唱对台戏”,不断突破人们习惯的艺术疆域,在世界范围引起类似“这也是艺术?”的争论。据报道,英国王储查尔斯更把“透纳奖”说成是“对艺术的污染”。

 

不妨举几个例子来说明“透纳奖”的离经叛道。2001年获奖的马丁·克里得的观念艺术作品“灯亮灯灭”,仅在空荡荡的展览厅里让灯光每隔5秒亮一次熄一次。而最著名的英国当代艺术家达明・赫斯特的作品则是把动物尸体解剖并浸泡在甲醛里。当架上绘画一统天下时,“透纳奖”排斥架上绘画,而专注多媒体艺术、装置艺术等当时不被主流艺术重视的“野路子”。如今,装置艺术等成为主流,架上绘画被边缘了,“透纳奖”又鬼使神差地把奖授予一幅手工绘制的壁画作品。“透纳奖”只颁给50岁以下的艺术家。它推动了“青年英国艺术家(YBA)”运动的成功,使之在西方当代艺术领域与美国分庭抗礼。

 

“透纳奖”获奖艺术家在获奖前几乎都是“穷人”,但获奖后不乏成为巨富者。如赫斯特目前的作品总成交额已经超过毕加索。“透纳奖”本身最大的危险在于——它正在变成“主流”。只有保持与大多数人“不合作”的精神,保持其特立独行的艺术观,“透纳奖”才具有独特的意义。这就可以理解,在成功艺术家几乎都掌控在资本之手下的今天,为什么2009年最新一届的“透纳奖”颁给了一位不让自己作品进入商业渠道的艺术家理查德·赖特,他那千辛万苦画成的作品将在展出后毁掉。

 

正如在今年年初“未来总动员—英国文化协会当代艺术珍藏展”的群访会上,英国艺术史学家Simon Grant对透纳奖在英国文化艺术届的角色及对其发展的作用的评价:在透纳奖于1984年成立之前,英国的文化艺术发展的主流趋势与边缘化现象非常明显,大多数进行独立创作的现当代艺术家举步维艰,如果他们做的是与主流艺术格格不入或仅是风格有所差异都会被边缘化,其发展空间被主流话语权挤压得连可呼吸的空气都很微薄。而1984年泰特成立了透纳奖之后,情况就大为不同了。这些当时被看做“特立独行、举止乖张”的青年艺术人被推到台前,并逐渐为公众所熟悉与接收,从而慢慢地将英国当代艺术的舞台扩大扩宽,强调其多元性的共存共荣,可以说是开创了英国当代艺术史的新纪元。

当然,事物总有其两面性。正因其拥抱的候选群体是青年当代艺术家,由其艺术性质本身决定了评判标准的难以确立,所以每一年透纳奖宣布短名单与获奖人的时刻,就是英国文    艺界吵吵嚷嚷得最凶的时候。所有的艺术评论人唇枪舌剑地争论这批“透纳人”孰好孰坏,或是对获奖人的艺术是非评头论足。而这一点,反过来说,其实对英国文艺界而言也完全不坏。因为在透纳奖之前,所有媒体对于当代艺术都缺乏应有的关注,甚至可以说对当代艺术完全不关注。而透纳奖设立之后的这番繁荣景象,是在其之前无人可以想象的。当然,不论怎样,我们依然不能肯定地评价说透纳奖就是英国最优秀的艺术奖项了,或者透纳奖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极具开创性而又富有争议的英国当代艺术奖项,同时也算是泰特艺术馆的一桩成就吧。

 

而该次展览的主要参展作品之一“民间档案”的创作者、英国艺术家Alan Kane也表示:记得有一回和Dinos Chapman(Jake & Dinos Chapman,杰克·查普曼与迪诺斯·查普曼兄弟是2003年透纳奖的短名单候选人,当年的透纳奖获得者是Grason Perry)讨论到透纳奖时,查普曼说之所以要叫透纳奖(英文原为Turner),是因为每个人都要Take a turn(英文俗语,风水轮流转的意思)。当然也不尽然说当代艺术如今数得上名头的家伙都得过透纳奖或被列入到短名单里头,但这也不失为一种真相。

 

其实对当代艺术来说,探索的意义远大于是否成功,对人类思想自由的权利争取远大于商业价值的意义。“透纳奖”可以给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一些启发:艺术的探索没有禁区;艺术需要独立的思考;建立中国自己的当代艺术话语平台,而不是盲目跟风,更不是仰人鼻息。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