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ondon

Hockney vs Hirst

霍克尼PK赫斯特 编译/顾灵 来源/Artdaily.com,Flashartonline 伦敦最近热闹得不得了,因为有两位明星艺术家同期开展。英国著名艺术杂志《FlashArt》近期发表了题为“Hockney VS Hirst”(霍克尼PK赫斯特)的文章,诙谐地指出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s)个展海报上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此次展出的全部作品均由艺术家本人亲手创作。”(All the works by the artist here were made himself, personally)英国卫报(Guardian)称这句话所指向的很有可能就是正同城办展的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后者的代理商之一高古轩动用其全球11家画廊为这名年仅47岁的艺术家举办大型回顾展。不仅如此,泰特摩登(Tate Modern)为其举行的同名回顾展也将于明年4月开幕。参展作品中,有许多由赫斯特的助手完成,如著名的鲨鱼标本作品《生者无谓死亡》(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霍克尼在接受《广播时报》(Radio Times)的专访时表示:“…艺术学院可以教给你手艺,这是你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诗歌。但现在他们一味地只教诗歌,却没人去碰手艺了。”   大卫·霍克尼个展:愈大的图景(David Hockney RA: A Bigger Pictur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双年展/艺博会/展览 | Tagged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时间斗篷诞生:艺术盗贼何能满载而归?

作者:Seth Borenstein, AP Science Writer 编译:顾灵 来源:联合通讯(The Associated Press)版权2012/Artdaily   科学家称,一项新的隐形技术业已诞生,它不仅可以像《哈利·波特》中的隐形衣那样遮蔽一件实物,还能遮蔽一整个事件。这张时间遮罩其实是将整个时间周围的光速扭曲了。科内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向联合通讯(The Associated Press)解释了这一2011年的研发项目可以如何使得艺术盗贼自由进出美术馆,躲过所有镭射警报系统、监控摄像头甚至你的双眼,满载而归。图片:AP Photo/Heather Deal, Cornell University. 华盛顿报道(AP).- 像哈利·波特的斗篷那样把一个实物隐形是一回事,把一整件事儿搞没了是另一回事。听着不可思议,但如今科学家们已经办到了,他们发明了一个时间遮罩。 试想,一个贼在你眼前和整个监控系统之下把一件名画轻轻松松搬走。你压根就没看见有这么个人走进博物馆,把画拿下然后离开,但他确实这么做了。不仅这个人是隐形的,整件事都是隐形的。   科内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科学家们成功实现了一个小型试验,将时间和事件隐形。所以一切都发生于眨眼间:他们的时间斗篷在四十亿万分之一秒中生效,这一成果登载于上周四的《自然》(Nature)杂志。 我们看见事物的过程其实是事物折射的光抵达我们视网膜的过程。通常这束光是连续的。而在这项新发明中,科学家们成功将这一连续光束打断。 这一隐形斗篷的时间性则体现在将这束光从传统三维空间中抽离。科内尔团队这一次改变的并非光束的流动性,而是其运动速度;并非在空间中改变,而是在时间维度上。 他们对光束的速度做了手脚,改变原来让这束光得以被监控摄像头与镭射安保系统捕捉到的速度,从而让一起艺术盗窃案凭空消失。 科内尔大学物理分析师、该项目的合作者Moti Fridman解释说:可以这么理解,科学家们修改或擦除了历史中的一微妙,就像在一部影片中插入你都无法察觉到的一段碎片情节,但它确实存在于影片中,只不过你看不见。* 与此同时,科学家们不仅生造了一个镜头,还生造了一段时间…他们将光线分流,将光的一部分加速,另一部分减速,由此产生了一段时间缝隙,而被隐藏的事件恰藏于这段缝隙中。 科内尔大学物理设备与工程系主任、该项目合作者Alexander Gaeta 解释说:“就好像在时间中事件发生的那一刻挖了个洞,然后你就无法知道发生过的事。” 所以换句话说,光束被改装得过快以致人眼无法捕捉。利用比人类头发丝还细的光学纤维,这个时间空洞在光线穿过纤维时生成。艺术家们在这一刻透过洞把这束光抽走,然后抽走其他光束,并利用一个时间透镜将光分成不同速度运行的两束,从而让其因过快或过慢而隐形。Fridman 说,整个项目看起来就是堆在桌上的一大团面条(其实是光学纤维)。 这是科学史上头一回真在时间里玩把戏,把一个事件藏起来。整个项目的理论概念来自Martin McCall,他是伦敦帝国学院光学理论系的教授(theoretical optics at Imperial Colleg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新媒体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Grayson Perry at the British Museum

Grayson Perry在大英博物馆 来自伦敦的艺术报告 来源:Domus(http://www.domusweb.it/en/art/grayson-perry-at-the-british-museum/) 作者:Catharine Rossi 编译:顾灵 Perry新作被搬到博物馆与其永久藏品同居,并以某种夺宝奇兵式的姿态质疑文明观。门口一辆淡粉与淡蓝杂糅相间的摩托车上镶着泰迪熊形状的神龛与蝶型螺母(这就完满了)欢迎所有来访的参观者:Grayson Perry的最新个展“无名工匠的墓地”(The Tomb of the Unknown Craftsman)正在伦敦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上演。大门外立着的一件定制佳作向我们明确了一件事:这位2003年透纳奖获奖者并不讨厌他享有的名声。 这出聚众大戏随着走入展厅的脚步继续上演:“你在这儿”(You are Here),一只光滑上釉的翻模瓶印刻着Perry对观者走上向其新作朝圣之路的想象:这句用来描述那些虚荣心强者“看了展览,自己可比这徒有虚名的滥竽充数者高明多了”,那行用来形容因为“推特上满世界都是这家伙的报道”而来参观的观众,这些评论让前来参观这位以制瓶缝衣而臭名昭著的艺术家之观众自动归类,抹除了其他可能的自有原因。 然而“无名工匠的墓地”不只是名人展那么简单。筹备期长达两年,Perry从美术馆那浩如烟海的逾八百万件藏品中挑选出了200件。从佛教供品到还连着一只耳朵的耳环,展出作品层出不穷的多样性令人叹为观止。 在这些把人搞得晕头转向的星罗棋布背后,其实是Perry对文明观由来已久的兴趣。展品是艺术家眼中任何文化的根基性组成之物质文化,从当代西方到远古埃及:出生,死亡,魔法,朝圣,信仰,性别和性欲。博物馆中展出的所有手工艺品包括30件新作与8件旧作,展现艺术家在其创作中对上述想法的不懈追求。其中许多作品的灵感均来自Perry童年时想象中的文明。监护这一假想国的神灵是Perry的童年同伴——一只名叫Alan Measles的泰迪熊,Alan也同样见证了Perry一路上的真实历险,例如骑着摩托车到德国朝圣。   然而展览最震撼人心之处在于,将Perry的作品与那些文化物件远近并列时,我们发现它们竟然有着如此多的相似之处。时常这会造成某种程度的混淆:一件奇特的乔治亚王朝风格的龟壳无边帽并非出自Perry之手,而是来自19世纪萨摩亚群岛的手工艺品。如果消极来看,这种文化相似性也许可以解读为全球化的均质效应,但Perry鼓励我们将之看作普世文化的暗喻:比如,他把如今智能手机里的相册作为古代日本便携式神龛的当代等同物。同时他也利用这一展览来条分缕析其作品所表达的文化之间的联系;2009年的作品“沃尔瑟姆斯托(英国城市)挂毯”(Walthamstow Tapestry)的标识说明了其灵感来源是爪哇蠟染紗籠图案与调色板,从而在相似性之外揭示了个中新一层次的复杂性。 “沃尔瑟姆斯托(英国城市)挂毯”(The Walthamstow Tapestry)带出了展览的核心主题。从展览大多数作品中看似要求高度技巧性的制瓶或挂毯工艺并非出自Perry亲手,而是来自成百上千名受其雇佣的手工艺人。这才是这一展览的真正制作者,他们正是展览标题的来源,也是他们制造了这些永垂不朽之作(piece de résistance)。 作品“无名工匠的墓地”(The Tomb of the Unknown Craftsman)占据了中央展厅的尾部。这件庞然大物中雕刻着翻模的巨型铁质棺材型船只,上面吊着许多小瓶子,其中盛满Perry的作品及大英博物馆藏品背后那无数无名手工艺人的血、汗、泪。展厅正中央供奉着一颗具有二十五万年历史的燧石手斧,它作为博物馆馆藏被Perry视作遗物的代表,它并非代表着某种被遗忘的信仰,而是艺术家眼中遗失了的手工艺传统。 这一对遗失的华丽修辞是与手工艺相关的典型陈述,尽管如此,在Perry身上发现这一点仍让人吃惊。一方面出自他本人对这些手工艺人的雇佣关系,大到挂毯小至摩托车零配件足以显示出当今手工艺的活力与生命力。另一方面,Perry往往扮演着羞于站出来为手工艺协会说话的角色,但却对保持美学、文化与科技等领域间平衡联系的需要坚如磐石。这也是他对当代名流趋从文化那不堪一击的谴责,在邮件与Photoshop的帮助下,似乎可行。 显然“无名工匠的墓地”(The Tomb of the Unknow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双年展/艺博会/展览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Roni Horn:Weather Girls

From: Frieze Magazine, Issue 32 January-February 1997 Weather Girls INTERVIEW by Collier Schorr An interview with Roni Horn Collier Schorr: For the last 20 years you’ve been visiting Iceland to work on To Place, a series of books which you have called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On a Day Like Today, American Painter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was Born

July 14, 1834.- 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 (July 10, 1834 — July 17, 1903) was an American-born, British-based artist. Averse to sentimentality and moral allusion in painting, he was a leading proponent of the credo “art for art’s sake“. His famous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古典艺术 | Tagged , , , , , , , | 2 Comments

100 Life-Size Cast Iron Figures by Antony Gormley in the Austrian Alps

安东尼·葛姆雷创作的百座真人尺寸铸铁雕像由直升机安置在奥地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脉Galleries of Scotland展出 LECH-OBERLECH.- On Saturday 31 July, the hundredth figure by leading British sculptor, Antony Gormley was lowered into place by helicopter to launch the artist’s unique installation, Horizon Field, in the mountains of Vorarlberg in Austria, presented in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

Turner’s Masterpiece Modern Rome – Campo Vaccino to Be Offered For Sale

Sotheby’s announced that in its Evening Sale of Old Master and Early British Paintings in London on Wednesday, 7 July 2010, it will present for sale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RA’s great masterpiece Modern Rome – Campo Vaccino, with an estimat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古典艺术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曾梵志在保加利亚索菲亚国立外国艺术馆个人收藏展揭幕

来源:Artdaily 国际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曾梵志于上周五(6月11日)在保加利亚索菲亚国立国外艺术馆 National Gallery for Foreign Art的个人收藏展正式揭幕,保加利亚首相Boyko Borissov 与文化部长Vezhdi Rashidov出席了开幕典礼。   此次展览得以成行,缘起保加利亚巨商、艺术收藏巨擘Spas Roussev对曾梵志发出的邀约,并由前者亲自制定了贵宾名单,邀请了保加利亚国内外各界名流前来捧场。来自国外的嘉宾包括超级名模Elle MacPherson、时尚设计师Tommy Hilfiger、玛丽莲 梦露的御用摄影师Tommy Schiller、知名摄影师Annie Leibovitz、英国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 总监Julia Peyton-Jones等。   此次个人收藏展展出了18件来自私人收藏的曾梵志作品,包括了90年代让其声名鹊起的《面具》系列。2008年,曾梵志《面具》系列中的一件作品在佳士得拍场中以970万美金成就了彼时中国现代艺术拍卖史上的新高。   文化部长Rashidov授予曾梵志和Tommy Hilfiger 黄金世纪Golden Century奖章,以表彰其对国际文化作出的卓越贡献。   曾梵志于1964年出生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并小小年纪就立志画画。他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刻苦努力,终而成为一名其儿时梦想成为的打破语境、局限、时尚与时间的艺术家。   1991年,曾梵志毕业于武汉美术学院,中国的意识形态变迁与德国表现主义German Expressionism对他造成了深刻影响。他的早期绘画以其强有力的表现主义手法而显现出鲜明的个性特色,那些挑衅的潜在暴力表达与他大肆渲染痛苦的画布让人难以忘怀。   移居北京后,曾梵志从1994年开始创作《面具》系列。在《面具系列-第13号》中,画面主角:一名男子带着一个笑嘻嘻的白色面具,用他那双巨大而轮廓分明的手爱抚着一只达尔马提亚狗。主角男子与狗之间的亲密关系可以折射出艺术家对周遭世界的乐观情绪,然而,依然有种挥之不去的潜伏险恶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男子真脸上。他锋利的笔触通过描绘风格化的剧院面具与闷闷不乐的人类形体而彰显了强烈的心理张力。   焦虑与心理沉重感也可以从他的肖像作品中读出,其中包括一件创作于2009年的全新肖像作品。画面中,艺术家自己穿着一件红色礼袍,端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背景是庄严肃穆的绵延山丘。他目光热切地望向画外,他那彻底麻木不仁的鬼脸让观者切肤感受到其试图表达心理状态的强烈欲望。他的几乎所有肖像作品都雕画着标志性的荒唐大眼,表白的眼神好似看透了画布,看向不知处的画外所在,与观者面面相对,用他不屈不挠的诚挚创作与独家视角捕捉观者的内在自我。   曾梵志的风景绘画一改评论界一贯称道其表现主义的风格,用粗厚的木桩作渲染,有时也把人体与动物融入其中;他用近乎疯狂的笔触之网将风景画活起来,栩栩生动。通过这笔触之网,反复挥洒出的是词不达意的沉闷、伤感书法与被压制的焦虑突然激灵振奋。曾梵志绘画经常同时手握两把或更多的笔刷,他用其中一支来勾勒主体,其他则旋即跟上丰满画布,留露了其潜意识创作流过的痕迹。这种构建与解构的动作将其绘画俨然变身为了近抽象主义。   自2009年起,曾梵志开始了他冥想式的细节绘画,主题往往是简单而兀自存在的静物:一双鞋、一条鱼或一片羊肉,旨在运用其独特的当代艺术语言来重新诠释艺术历史。通过这些单调平凡的主体,曾梵志生气勃勃的绘画能力及其试图将对使人气馁的人类精神表达转移到对自我内在心灵与自然及其周遭一切的调和谐让上的强烈欲望都跃然画布之上。他的画作不再只是映射这个坐立不安、心神不宁的矛盾世界,更是对超越理性理解之外的对真理的漫长艰辛的内省跋涉之探索。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aurizio Cattelan:All 莫瑞吉奥.卡特兰的视觉艺术

莫瑞吉奥·卡特兰是一位没有接受过专业学院教育,靠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1960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的大学城帕多瓦(Padova)。他未曾进入艺术学院学习,而是自学成才。如果要给真正成为艺术家之前的卡特兰做一份工作简历的话,你会发现那真是一个无比丰富而古怪的单子。他从事过的工作有厨师、园丁、护士、木匠,甚至负责太平间尸体看护的丧葬员。这些丰富而独特的经历毫无疑问也与他日后的艺术创作具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从上世纪80年代,卡特兰开始在弗尔利(Forlì,意大利北部城市)进行与木质家具制作有关的具有反功能(anti-functional)倾向的家具设计,也因此结识了一些诸如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这样的着名设计师。在做过一段时间的家具工作后,卡特兰发现了视觉艺术的乐趣所在,开始涉足真正的艺术创作。为了寻找机会,他还把自己的作品图片制成图录送给一些画廊看。这些努力使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逐渐在国际艺术界崭露头角。 1993年卡特兰到纽约定居,不断奔忙于纽约和米兰两地之间。不同于其他艺术家的是,卡特兰没有自己的工作室,他的作品常常依靠展览现场的感觉进行创作,甚至可以说很多是通过展览才构思出来的。卡特兰早期的一些作品比较明显带有设计感并某种程度上继承了杜尚(Marcel Duchamp)现成品艺术的观念。比如作品《运动场》(1991,stadium)是卡特兰设计制作的巨型(长约7米)桌上足球机;而《被盗的保险箱》(1992,-76.000.000)用的则是一个真正失窃后的保险箱,标题取自失窃的款额。实际上,这种痕记在卡特兰之后的艺术创作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甚至有人把他看作是能代表后杜尚主义 (as one of the great post-Duchampian artists)的伟大艺术家之一。 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动物标本、骨骼、写实性的雕塑、模型、甚至活的动物开始出现在卡特兰的作品中,这些材料某种程度上仍然是现成品,不过卡特兰赋予了它们更多的戏剧性和现场感。(如:《爱会拯救》Love Saves Life,1995;《托洛茨基的歌谣》 The Ballad of Trotsky,1996;《自杀的松鼠》 Bidibidobidiboo,1996;《无题(雄鸵鸟)》Untitled,1997等等)作品常常带有幽默和寓言的成分,现场感和情境反差越来越成为他所关注的问题。为此他既可以把一头活驴牵进画廊,也能把栩栩如生的着衣假人或小狗放到街角和路边以假乱真。 1999年的作品《伊丽莎白》(Betsy)是一件蜡像作品,表现的是一位坐在冰箱中的形貌逼真的老妇人;而《第九个小时》(La Nona Ora – The Ninth Hour,1999)则是卡特兰最广为人知和饱受争议的作品:形似真身的教皇保罗二世(蜡像),被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击倒在地。为了获得更加真实的现场感,卡特兰甚至要求将展厅的天花板玻璃砸破,使碎片洒在地上,使人们可以更清晰地“还原”出“事发”经过。作品体现出了一种较之其以往作品更加辛辣的讽刺和幽默感。为了实现作品超级写实主义的效果,卡特兰与法国雕塑家丹尼尔·德鲁特(Daniel Druet)进行合作,之后的很多仿真型的雕塑作品都是出自德鲁特之手。2001年,卡特兰创作了《他》(Him)和《菲利克斯》(Felix)。《他》是一个被缩小为一米高的,跪在地上的希特勒蜡像;《菲利克斯》则是一个被放大为数米高的巨猫骨架。这一大一小的变化手法也成为卡特兰经常用到的情境反差手段。  整体上来说,卡特兰的作品大多富于很强的张力,这种张力来自于作品中的事物恰当或突兀的情境转换,材料、大小、真假等因素,也即说是一种强烈的矛盾或和谐,用卡特兰自己的话说,他希望自己的作品“亲切温和、令人欣慰、引人瞩目,同时又是堕落和消耗殆尽的。” “毕竟在艺术中,一些人只是想要惊奇。”我们能从他的作品中感觉到无所不在的嘲弄和深刻的隐喻,“他的作品不仅嘲笑艺术而且嘲弄艺术家自身,有时,也把艺术史作为搞笑作弄的对象。”从而挑战许多约定俗成的观念,包括美术馆系统的展览机制。另外,自我和死亡这样的主题也是卡特兰所愿意探讨的。他常常通过复制自身的形象(有时也亲自表演),并进行揶揄调侃以达到作品的意图;在一些作品中以令人惊异的视觉形式表现死亡(如:《自杀的松鼠》 Bidibidobidiboo,1996;《无题(在树上吊死的孩子)》Untitled,2004;《全部》All,2007等等)。 莫瑞吉奥·卡特兰的艺术创作将雕塑与表演相结合。莫瑞吉奥·卡特兰对犯罪具有略带矛盾的认知,亦存在容忍的界限。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的作品便通过讽刺与幽默,不断挑战当代价值体系的极限。他戏弄艺术界,但从不陷入天真的思维陷阱,从而推翻自己亦身处其中的创作模式。 莫瑞吉奥·卡特兰创作的人物多具有个人荒诞派戏剧的风格,面目可憎:警察上下颠倒,饱食的动物悬挂在房顶,哲人则把自己埋于沙中……一切都在真实与虚幻之间摇摆,莫瑞吉奥·卡特兰的作品通过曲折、反抗行为和象征性盗窃的游戏,刺激并颠覆文化与社会的规则。 他不断探索不同的素材、内容和构图策略,拒绝任何精神或意识形态的立场,而是用复杂的手法集中再现真实。虽然他并未给出问题的解决方法,他通过作品表现出人们可在制度下生存并利用制度,而不会被制度消耗殆尽,玩笑与恶作剧在艺术中屡见不鲜,但莫瑞吉奥·卡特兰因其滑稽的创作风格而与众不同。他的滑稽别具一格且令人捧腹。卡特兰是世故且老成的艺术家,他戏弄艺术界,但从不陷入天真的思维陷阱,从而推翻自己亦身处其中的创作模式。他不仅深入研究达达主义的进攻性风格,亦表现略带悲惨意境的现实,既有些尴尬,又有些愚蠢。1994 年,他说服巴黎画商 Emmanuel Perrotin 用一个月的时间装饰一根巨大的粉红色男根。作品 Errotin L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Marc Glimcher:展望佩斯未来

佩斯将收购位于切尔西25街的Bortolomi Gallery画廊空间 By Sarah Douglas 顾灵/编译 上周,佩斯画廊(http://thepacegallery.com)宣布中断其与古典艺术专家级艺术机构Wildenstein(http://www.wildenstein.com)长达17年情同手足的伙伴关系,佩斯总裁Marc Glimcher接受了Artinfo的专访,对佩斯画廊的未来与发展新方向进行了详尽的展望,其中包括收购坐落在25街的 Bortolami Gallery(http://www.bortolamigallery.com)画廊空间,聘用伦敦Ibid Gallery (http://www.ibidprojects.com/ )前画廊总监、艺术家Vita Zaman主持佩斯在切尔西的画廊空间,同时受聘的还有中东艺术专家、菲利普斯拍卖行的前任国际顾问、常驻伦敦的Tamara Corm。佩斯画廊由Marc Glimcher的父亲——Arne Glimcher创建,并在Marc的多年努力下成为当代艺术界风头浪尖的核心画廊,在Marc看来,只有创新才有未来的可能,并在任何情境中抓住每一个机遇,哪怕是在金融危机的最低谷,这种机会依然无处不在。   下文为采访稿全文:(A代表Artinfo,M代表Marc Glimcher)   A:让我们先来聊聊最大的新闻:佩斯早在1993年就正式与Wildenstein达成伙伴关系,而此次与Wildenstein关系的结束,是否与这两年艺术市场的不景气有关? M:部分原因是这样没错,但这是一段维持了很长时间的伙伴关系,她的发端还得从收藏家、慈善家(石油大王)大卫 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说起。他是个爱把人们拢在一块的家伙,于是他把我父亲和Daniel Wildenstein撮合一起待了八年,直至真正牢固的伙伴关系确实建立起来。事实上,父辈们总有种希望,某一天两个家族可以联姻,然后最终正式成为一大家子。许多Wildenstein的藏家们都希望涉足当代艺术领域,于是在1990年至1991年,艺术市场开始跌到谷底的那两年,佩斯画廊一直有着杰出表现,这与我们对提升艺术家身价的保守态度有着极大的关系,并让画廊始终发展稳健。而这些彼时的情景与当前的状况又是何其相似,新的收藏者们涌入市场,想要真切看到他们收藏伟大艺术作品的机会。这正是扩展公司疆域的好时机,而我又是个急性子,满怀迫切地想要把想法立即付诸实践。   A:Wildensteins也这么看? M:Daniel正是这么看的,他对我说过:“我们都亲眼目睹了画廊的创建,因此我们看事物的眼光是一样的。”我听他这么说的时候非常激动,就好像棋逢对手的就是好朋友。   A:所有针对近来这次伙伴关系破裂的报道都倾向于“心平气和的握手再会”。纽约时报称,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佩斯画廊收购了Wildenstein的部分股份,同时也收购了PaceWildenstein共有股份中的49%,据说这些股份价值成百上千万。这种说法是真的? M:我可以如实回答你的问题,但在那之后我必须引颈自刎。   A:那在与Wildenstein伙伴关系终止与佩斯画廊发展方向的调整两件事之间有否联系呢? M:这是当然的。在1993年,变化的到来是显而易见的,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变化,不清楚。当然我们肯定会采取一切措施来拥抱我们朝着发展的那个方向。   A: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 M:艺术世界的全球化。全球化的方式与所有人想象中的都不尽相同。作为一名收藏家,或艺术家,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奢华,意味着梦幻?在过去10年间,我们不断听到关于“究竟什么是画廊?”的提问。而对其的回答,在诸多拥有创新意识的人们看来,无疑是特许经营与品牌化,而后者也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功。佩斯在这方面参与了一些,但众多的交易商一直以来都与拍卖行携手合作,将其独立品牌深刻植根在每场拍卖或交易中,概念化他们实则具体的行事风格。   A:那接下来有些什么计划? M:在我看来,商业化之后的变革是网络(Network)。创建并成为某个网络的一部分是几乎整个世界在至少过去十年间投入大量精力的深入参与。因为其自身属性的与众不同,艺术世界从基因上就决定了比其他领域要慢那么半拍。所以如今网络在艺术界的发展才刚刚萌芽。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Seminar论坛/讲座/对访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Tate Prize 透纳奖综述

由英国泰特美术馆设立的、拥有25年傲人历史的透纳奖(The Turner Prize)是当今最为全球艺术界公认并珍视的当代艺术奖项,其命名是为了纪念著名英国印象派绘画大师威廉·透纳(William Turner)。透纳奖候选艺术家联展代表了当今英国视觉艺术的最高水准,同时也是激起艺术各界争相讨论的话题。   透纳奖的颁授对象是年龄在50岁以下、在英国出生、生活并工作,且在2009年5月6日之前的整整12个月中拥有突出表现的展览或展示的艺术家。今年的奖金总额为四万英镑,其中二万五千英镑将授予透纳奖得主,其余的五千英镑将均分给其余三位候选艺术家。   提名艺术家每年通过邀请产生,独立评委会每年更换。四名艺术家将成为最终候选人,他们的代表艺术作品将在泰特英国国际现当代艺术馆Tate Britain展出,直至当年12月奖项正式颁布为止。艺术家的最终获奖并不取决于其在泰特的展览——而是基于其被提名的艺术作品决定。   透纳奖的独立评委会每年更换,通常由一名在英国工作的作家、评论家、策展人或画廊总监,以及一名在英国以外工作的策展人或画廊总监合作担任。   25年前,美国当代艺术咄咄逼人,“传统深厚”的英国在当代艺术领域无所建树,艺术地位面临被“边缘化”的威胁。英国的“透纳奖”以及“青年英国艺术家(YBA)”运动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诞生。长期以来,“透纳奖”与主流艺术观念和艺术市场潮流“唱对台戏”,不断突破人们习惯的艺术疆域,在世界范围引起类似“这也是艺术?”的争论。据报道,英国王储查尔斯更把“透纳奖”说成是“对艺术的污染”。   不妨举几个例子来说明“透纳奖”的离经叛道。2001年获奖的马丁·克里得的观念艺术作品“灯亮灯灭”,仅在空荡荡的展览厅里让灯光每隔5秒亮一次熄一次。而最著名的英国当代艺术家达明・赫斯特的作品则是把动物尸体解剖并浸泡在甲醛里。当架上绘画一统天下时,“透纳奖”排斥架上绘画,而专注多媒体艺术、装置艺术等当时不被主流艺术重视的“野路子”。如今,装置艺术等成为主流,架上绘画被边缘了,“透纳奖”又鬼使神差地把奖授予一幅手工绘制的壁画作品。“透纳奖”只颁给50岁以下的艺术家。它推动了“青年英国艺术家(YBA)”运动的成功,使之在西方当代艺术领域与美国分庭抗礼。   “透纳奖”获奖艺术家在获奖前几乎都是“穷人”,但获奖后不乏成为巨富者。如赫斯特目前的作品总成交额已经超过毕加索。“透纳奖”本身最大的危险在于——它正在变成“主流”。只有保持与大多数人“不合作”的精神,保持其特立独行的艺术观,“透纳奖”才具有独特的意义。这就可以理解,在成功艺术家几乎都掌控在资本之手下的今天,为什么2009年最新一届的“透纳奖”颁给了一位不让自己作品进入商业渠道的艺术家理查德·赖特,他那千辛万苦画成的作品将在展出后毁掉。   正如在今年年初“未来总动员—英国文化协会当代艺术珍藏展”的群访会上,英国艺术史学家Simon Grant对透纳奖在英国文化艺术届的角色及对其发展的作用的评价:在透纳奖于1984年成立之前,英国的文化艺术发展的主流趋势与边缘化现象非常明显,大多数进行独立创作的现当代艺术家举步维艰,如果他们做的是与主流艺术格格不入或仅是风格有所差异都会被边缘化,其发展空间被主流话语权挤压得连可呼吸的空气都很微薄。而1984年泰特成立了透纳奖之后,情况就大为不同了。这些当时被看做“特立独行、举止乖张”的青年艺术人被推到台前,并逐渐为公众所熟悉与接收,从而慢慢地将英国当代艺术的舞台扩大扩宽,强调其多元性的共存共荣,可以说是开创了英国当代艺术史的新纪元。 当然,事物总有其两面性。正因其拥抱的候选群体是青年当代艺术家,由其艺术性质本身决定了评判标准的难以确立,所以每一年透纳奖宣布短名单与获奖人的时刻,就是英国文    艺界吵吵嚷嚷得最凶的时候。所有的艺术评论人唇枪舌剑地争论这批“透纳人”孰好孰坏,或是对获奖人的艺术是非评头论足。而这一点,反过来说,其实对英国文艺界而言也完全不坏。因为在透纳奖之前,所有媒体对于当代艺术都缺乏应有的关注,甚至可以说对当代艺术完全不关注。而透纳奖设立之后的这番繁荣景象,是在其之前无人可以想象的。当然,不论怎样,我们依然不能肯定地评价说透纳奖就是英国最优秀的艺术奖项了,或者透纳奖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极具开创性而又富有争议的英国当代艺术奖项,同时也算是泰特艺术馆的一桩成就吧。   而该次展览的主要参展作品之一“民间档案”的创作者、英国艺术家Alan Kane也表示:记得有一回和Dinos Chapman(Jake & Dinos Chapman,杰克·查普曼与迪诺斯·查普曼兄弟是2003年透纳奖的短名单候选人,当年的透纳奖获得者是Grason Perry)讨论到透纳奖时,查普曼说之所以要叫透纳奖(英文原为Turner),是因为每个人都要Take a turn(英文俗语,风水轮流转的意思)。当然也不尽然说当代艺术如今数得上名头的家伙都得过透纳奖或被列入到短名单里头,但这也不失为一种真相。   其实对当代艺术来说,探索的意义远大于是否成功,对人类思想自由的权利争取远大于商业价值的意义。“透纳奖”可以给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一些启发:艺术的探索没有禁区;艺术需要独立的思考;建立中国自己的当代艺术话语平台,而不是盲目跟风,更不是仰人鼻息。

Rate this:

Posted in ARTS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未来总动员:英国文化协会当代艺术珍藏展

作为英国参加2010上海世博会的重要项目之一,英国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未来总动员:英国文化协会当代艺术珍藏展”受到了来个各方的关注。英国文化协会的艺术珍藏被公认为全球最精美的英国当代艺术收藏之一。经过70余年的积累,协会收藏了超过8500件出色的英国艺术品。这些艺术收藏品在全球巡展中亮相并部分陈列于英国文化协会100多个国家的办事处。此次展览将在中国首次展出如此众多具有重要意义的英国当代艺术珍品,展品涉及雕塑、绘画、录像、摄影、声音以及装置。展览将展出41位英国艺术家的作品,包括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安尼诗·卡普尔(Anish Kapoor) 等最蜚声国际的22名特纳奖得主和被提名艺术家。此次展览呈现出英国当代艺术发展的缤纷历程,为中国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英伦视觉艺术大餐。对于英国文化协会在华举办的首场大规模展览,作为本次展览的组织者Emma Williams、英国艺术史学家Simon Grant和部分艺术家代表分别接受了真艺术网的专访。 英国文化协会视觉艺术部展览组织者Emma Williams Ling:请问英国文化协会挑选藏品的考量标准与依据是什么?收藏体系又是怎样的? Emma Williams:首先是财政原因。因为英国文化协会收藏的艺术品购买资金来源于英国政府外交部的拨款,因此有一定的资金限制,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会做大量深入的调研工作,挑选具成长潜力的艺术家发展生涯早期的作品,这样而言价格就比较容易接受。 同时,由于英国文化协会,即英国领事馆文化教育处的机构属性决定,我们的职能是推广英国文化艺术,因此就对藏品的可运输性有着比较高的要求。只有相对而言比较易于运输的艺术作品,我们才会考虑购买收藏。 最后,也是最基本的考虑,是艺术品本身对于整个英国文化艺术发展的影响力与人文意义。 Ling:作为本次展览的组织者,在参展人选及作品的挑选上有怎样的考虑? Emma Williams:首先我们对参展人及相关作品的挑选必须是在我们的8500件藏品中进行,肯定不会超出这个范围。其实这个展览的策划准备时间相当长,前期工作酝酿了很久,其间中英两方面前前后后进行了多次深入的可行性方案探讨分析,尤其是获得了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会的鼎力支持与协助。最终,我们将此次展览的时间线索由原先定的1990年初至今延伸追溯至1980年初至今,原因是希望展示给中国艺术观众(相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新的受众群体)一个更为完整的英国当代艺术发展脉络。此次展览的参展作品中,创作时间最早的作品是Gilbert&George的早期合作作品、也是两人的成名作《Intellectual Depression 精神压抑》(1980),那时的整个英国文化艺术界在撒切尔政府对文化艺术发展的漠视政策下非常低迷压抑,而Gilbert&George的这幅作品恰恰道出了当时所有英国文化艺术从业人士的心声,这份表达又是那么地具有感染力与震撼力。同时,此次参展作品中创作时间最近的一幅,是丽贝卡 沃伦的《P/D》(2009)钢板装置艺术,这件极富当代精神的作品可以让参观此次展览的观众对现今此刻在英国发生的当代艺术的最新面貌有所把握。 然而,也正是由于展品时间线的延长,展品的数量与珍贵程度也随之上升。在运输此次展览的全部89件展品时,我们一共动用了72个大型集装箱盒,仅《民间档案》一系列作品就动用了29个大型集装箱盒 Ling:我们知道本次展览是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重要文化交流项目,这在之前是不多见的,不知世博会后,是否还会有相同级别的展览安排?(因为Emma常驻英国,所以是由英国领事馆文化教育处首席秘书李伟博回答这个问题) Emma Williams:其实此次的展览将是全国巡展,我们已经联系了全国多个省市的6位策展人进行联合策展。在民生的这次展览会持续到3月21日,撤展之后,此次展览的部分展品将被运往其他城市进行巡展,具体的地点场馆以及相关艺术品目前还未最终确定,策展工作也在紧张地进行中。事实上,这次《未来总动员》的展览是英国领事馆文化教育处以及英国文化协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大家都知道,每年英国文化协会都会在全球多个国家地区举办多种多样地推广英国文化艺术的活动与展览,但参展作品数量之众、质量之优,与此次相比是前所未有的,也由此可以看出英国对在中国的文化促进推广事业的高度重视。所以也相信,在今后我们会在中国有长期的文化活动安排。但如此级别的是否会在短期内再次举办,我也不能打包票。 Ling:此次在民生的展品是否也会在上海世博会英国馆中展出? Emma Williams:并未有相关的计划。 英国艺术史学家Simon Grant Ling:我注意到此次参展作品中有多件都是英国泰特美术馆透纳奖的提名或获奖作品,包括此次参展的标题艺术家Mark Titchner是2006年透纳奖的短名单艺术家,及Alan Kane此次参展艺术系列《民间档案》的创作搭档Jeremy Deller是2004年透纳奖的获得者。请问您如何评价透纳奖在英国文化艺术届的角色及对其发展的作用? Simon Grant:(笑)你提了一个非常专业、优秀而尖锐的问题,但其实很好回答。我会先给你一个泰特版本的回答,因为我是为泰特工作的(笑),然后我会给你一个其他的非泰特版本(笑),当然其实两个版本是一样的。 在透纳奖于1984年成立之前,英国的文化艺术发展的主流趋势与边缘化现象非常明显,大多数进行独立创作的现当代艺术家举步维艰,如果他们做的是与主流艺术格格不入或仅是风格有所差异都会被边缘化,其发展空间被主流话语权挤压得连可呼吸的空气都很微薄。而1984年泰特成立了透纳奖之后,情况就大为不同了。这些当时被看做“特立独行、举止乖张”的青年艺术人被推到台前,并逐渐为公众所熟悉与接收,从而慢慢地将英国当代艺术的舞台扩大扩宽,强调其多元性的共存共荣,可以说是开创了英国当代艺术史的新纪元。 当然,事物总有其两面性。正因其拥抱的候选群体是青年当代艺术家,由其艺术性质本身决定了评判标准的难以确立,所以每一年透纳奖宣布短名单与获奖人的时刻,就是英国文艺界吵吵嚷嚷得最凶的时候。所有的艺术评论人唇枪舌剑地争论这批“透纳人”孰好孰坏,或是对获奖人的艺术是非评头论足。而这一点,反过来说,其实对英国文艺界而言也完全不坏。因为在透纳奖之前,所有媒体对于当代艺术都缺乏应有的关注,甚至可以说对当代艺术完全不关注。而透纳奖设立之后的这番繁荣景象,是在其之前无人可以想象的。当然,不论怎样,我们依然不能肯定地评价说透纳奖就是英国最优秀的艺术奖项了,或者透纳奖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极具开创性而又富有争议的英国当代艺术奖项,同时(笑)也是我老东家泰特艺术馆做的好事一桩。 Alan Kane:对于这个非比寻常的好问题我要做点补充,记得有一回和艺术家朋友Dinos Chapman(Jake &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Aside | Posted on by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