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修身养息Silence and Recuperation

图片惠允:艺术家,慕尼黑艺术馆(Haus der Kunst, Munich)

图片惠允:艺术家,慕尼黑艺术馆(Haus der Kunst, Munich)

From Randian

by Paul Gladston

Translated by LingGU

艺术家马赛克可怜牺牲

2011年8月17日

根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结果未予显示。

 

恶人得行恶,只因好人旁观之。“― Edmund Burke(埃德蒙·伯克,被误作此语出处)

原文在维基http://en.wikipedia.org/wiki/Edmund_Burke的9.Legacy-9.1when good men do nothing章节中显示为:”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恶人狼狈为奸之时,既好人团结一致之日;若非如是,好人将逐一陨落,在可鄙的斗争中无谓牺牲。― Edmund Burke

上述铭言的第一条,常被引注为英国/爱尔兰启蒙主义哲学家Edmund Burke的言论,然而事实上,这条铭言从未在Burke的任何论著中出现——它经常被引证沉默的大多数之类的主张,若不是对恶势力昭然若揭的苟同,也是对其集体的默许。以此说来,尤其鉴于诸如纳粹大屠杀与斯大林的整肃运动(只举两例)等事件相关的历史事实之参考,见恶不传、闻恶不宣几与恶魔同罪:违背神圣不可侵犯之自然法则——在路西法堕落(撒旦叛变)之后翻天覆地的善恶分裂——恶的出生。随之而来,假若我们站在善的一边,则闻恶抗之是我们神圣的道德责任。否则,(像路西法那样)我们将从典雅的圣殿堕落而道德败坏,狼狈为奸地毒辣否定“善”。

我们得以达成上述潜在“伯克主义”道德推动之高尚形而上的能力当然总会存疑,除非亲身直面恶势力的驱使,且关键在于抵制住了恶魔送给其反对者的礼物“集体惰性”(并不是在全身而退时说了或做了那么简单)。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十有八九会选择做个道德胆小鬼,务实地抵抗因反对凌驾于他人(尤其是我们的亲友)之上的恶势力而遭受的潜在不利后果,却暗地里担心自身难保。事实上多年来,这名艺术家不断坚持以言论与行动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管制,与权威正面对峙,其如野火般蔓延的博客日志与网络更新接受开放解读,成为人们心目中拥有巨大道德勇气的壮举。

2011年4月3日,马赛克在北京机场出发前往香港时被逮捕。4月6日,国内媒体报道称,艾在“办理离境手续的过程中”被就地逮捕。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该艺术家因违反经济法被捕。大多数国外评论员一致认同艾的被捕是因为在埃及的阿拉伯之春运动背景下,政府对其东入中国感到担忧,而其依然针对政党权力发表公然挑衅。据称警方已确认其逃避缴纳巨额税款等犯罪行为,鉴于其认罪态度好、患有慢性疾病等原因于6月22日取保候审。自获释以来,艾几乎保持沉默。他出现在全球各地的电视新闻报道中,稍嫌消瘦憔悴。他感谢媒体的支持与理解,但拒绝接受任何采访,因为当局释放他的条件是:他必须同意至少在一年内个人言论受到严苛限制。这沮丧的光景让人不免伤怀——一座昔日金身、今而陶瓷的惹眼神像,证明了这个国家的振兴。然而谁又能责备他的沉默呢,此情此景中换做自己,没人知道会怎样吧…嘿,有人吗?

数月来,艾的无数支持声来自中国之外的民主机构。英国的一些知名人士,包括艺术家安尼施·卡普与安东尼·格姆雷,不仅公开谴责对艾的拘留,并为中国当局封上诸如“野蛮”之流的称号。对任何公开其政治评论观点的人而言,自视清高者的高度团结与邪恶势力要求的起码勾连针锋相对。然而将艾从一名既定“异见者”提升到政治圣人的高度同样模糊了当今发生于中国境内“自由主义者”与“集权主义者”之间“可鄙斗争”的复杂性。在富有战略重要性的当下,我们在坚决与艾统一阵线从而反对中国政府的同时,大可在安全线后聊以自慰我们的自由良心,但出于担心面临邪恶时发生支吾其词的窘状,这也让我们被迫接受彻头彻尾的笛卡尔抽象论对现实所下的定义,它排除了对难以下咽的事实的特写观察,然而无论远观抑或亵玩,我们其实对事实本质依然知之甚少。此外,对其他中国的活跃艺术家与活动家的关注被支开,然而两者的作品与马赛克的个人言行相比、称得上是更微妙地在中国境内寻找权利评论的说法廖以自立。

那下一步会怎样?…又一组杜尚旅行箱的又一次展出?恐怕目前还言之过早。已采取的重大举措预示着残局或马赛克与中国政府专制势力的新一轮可鄙斗争。不过,可能的胜负已很明显。如果马赛克“选择”在中国的威胁下保持沉默,那他同所有相同境遇中的沉默大多数一样:堕落天使与终极坏蛋的默认模式(即如上文提及,我们又有谁能责备他)。艾对邪恶的被迫妥协——在经受了准斯大林式的审讯后认罪——好比为国家振兴之势竖起一杆助威的旗帜(而后者,无疑将自己看作一群与异见恶势力周旋的好人)。如果他发声,那很有可能被再次拘留并在此期间再次禁声。如果艾最终被流放(有媒体称艾已受邀在中国担任某校教授;即使目前他必须在为期一年的保释期间驻足北京),他的发言席就会相对更安全,但也定会招来对其实际道德勇气不可磨灭的质疑。不论艾走哪条路,这个国家将以送他上审判台而暂时占上风。有1989年欧洲的前车之鉴,极权主义的国家结构很容易崩盘式垮台。随着历史的延展书写,可能那时艾会从政府管制中解放出来;即使就中国而言,结构本身的不同让这种可能在目前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艾付出的代价不仅是直接对抗,渐进否定的持续可能作为一种高风险策略掌握在权威手中。在坚持合理化约束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跌入了一张双重保险的迷网里,这张网强有力地限制住了他作为一名令人信服的评论员/道德家的角色。马赛克对杜尚作品的痴迷人尽皆知,尽管这份痴迷通过他的创作表达出一种严肃的相似而非成功达成批评性的干预。如今,艾是时候从与权威斗争的前线退居后备,通过对杜尚式创作的简单演绎来探索杜尚传奇中浸透着的不安之力;否认权威不只是简单的反对,更须质疑其政权与身份的关键限制与问题…如果他不这么做,后来者总会到来。

[本文写就至今,马赛克一直因其保释条件而拒绝任何媒体采访,拘留期间发生的一切让艾保持缄默,这也是对政府权威的直接佐证。然而,艾还是在推特上留言支持在自己拘留期间、同样在中国被捕的亲友与员工,其中包括两名◼◼◼◼◼人权活动者,◼◼◼◼◼◼◼◼◼◼◼◼◼。同样通过推特,艾发表了支持针对政府填埋近期发生的温州高铁追尾事故现场的反对者的留言。在发表了这些打擦边球但依然棱角鲜明的言论之后,艾依然在我们的视线中….]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燃点Randian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沉默是金,修身养息Silence and Recuperation

  1. NG365 says:

    8月8日,马塞克在twitter上说:因为我的牵连而被非法关押,刘正刚 * 胡明芬 *文涛*张劲松,无辜的承受了巨大的精神蹂躏和肉体折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