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Baer Faxt通讯创始人Josh Baer的访谈

墨虎恺(Chris Moore)采访Josh Baer,讨论了后者的工作及工作方式,并就VIP艺博会(VIP virtual art fair)、艺术基金、画廊与藏家的“赊账”及难以言说的艺术市场透明度等问题征求他的意见。

来源:燃点在线艺术杂志

链接:中文版,For English please click here

文:墨虎恺(Chris Moore)

译:顾灵

享誉艺术界的Josh Baer早在1995年就开始编辑、发行The Baer Faxt——一本专门揭露艺术“内幕”的通讯。他的通讯一次又一次地抖搂了拍卖行的大笔买卖背后究竟谁是买家。他弄到这类内幕消息的手段往往招来纷纭猜忌,并让他不怎么招人喜欢。我们的采访讨论了其工作及工作方式,并就VIP艺博会(VIP art fair)、艺术基金、画廊与藏家的“赊账”及难以言说的艺术市场透明度等问题征求了他的意见。

墨虎恺:我想从艺术市场透明度的问题开始我们的访谈。上世纪90年代艺术市场戏剧性的发展几乎是紧跟着互联网的诞生而开始的,从很多方面来看,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艺术市场变得更加透明。

Josh Baer:其实这个市场既是不透明的、同时也是透明的。让人们很难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算是个让价格总是居高不下的聪明点子。正如Studio 54(纽一家著名高端会所)不会去做的,如果一个画廊大门敞开,可能谁也不想去那里。一旦藏家们养尊处优,自然会上瘾,当然也就不想戒掉。

墨:那么哪里有矛盾?

JB:作为通讯的发布人和一名艺术顾问,我自己本身的角色就自相矛盾。但每笔高端交易都必须透明,他们一环套一环,如果你不想透明那就别干了,因为没人再会信任你,而结果则是一笔买卖也做不成。

墨:拍卖行是官方还是私下里告诉你买家是谁的?

JB:啊!如果没人告诉他们可以开口,他们是永远也不会说的。我必须仔细观察每个人,或许有人会来告诉我。因为我不是一名专业记者——我在这个圈子里,认识的人多,知道的也就更多。

墨:那拍卖行是怎么看Baer Faxt的?

JB:噢,拍卖行可喜欢Baer Faxt了!

墨:真的吗?为什么?

JB:他们(拍卖行)喜欢是因为能知道谁在各自的竞争对手那儿买了什么!有时候他们也会很惊讶我到底是怎么搞到这些“情报”的。他们经常会被指责泄露机密,但其实没这回事。

墨:那你到底是怎么搞到这些“情报”的?

JB:有些人喜欢在媒体上露露风头。有些大藏家喜欢向其他藏家显摆。我通常在拍卖结束后一小时里写这些通讯,也就在同时这些专业人士们大都在吃饭。他们的黑莓手机会提醒收到我的通讯,于是他们就都有得聊了。

墨:在当代艺术领域获取更多信息是否对整个艺术市场都有帮助或者说好处?

JB:其实也就是你知道什么和你以为什么的区别,尤其是就拍卖行而言。我们通常希望造成透明化的错觉,但其实它没多少是事实。我常说“我们有着太多信息,但却素质太差。”单一的拍卖成交价格数据并不能代表艺术作品本身的质量或地位,它们只是价格而已。

墨:你能就前阵子刚闭幕的VIP艺博会(VIP art fair)和艺术基金谈谈看法吗?

JB:VIP艺博会不是一场艺博会,是一个巨型网站。就交易量而言并不大,和电子商务没什么关系。参展画廊怯于把他们最好的藏品放上去,标价也绝对不透明——那些大约的标价其实贴了等于没贴,它们什么也没告诉你。内幕消息对艺术市场来说是个好媒体。买家们也都心知肚明。我们没试图要去保护谁,也没想阻止谁去获取更多的信息。藏家们的消息来源总是畅通无阻,要么他们有批好顾问。

墨:那艺术基金呢?

JB:艺术基金的从业者可能有更多渠道来获取信息,但他们得到的信息并不比其他任何人好。通常他们的信息不多但还将之奉为机密。艺术基金的问题是他们本身充满了矛盾。如果你有机会去买5万或25万的作品,你会给你客户买还是买给你自己?他们肯定先搞定自己。不管怎样,艺术基金所占的市场份额并不大,也不怎么重要,其总体营业额也就是几个亿,它对市场的走向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墨:如今他们在中国和东南亚很受欢迎,收藏也多。

JB:对于花很小一笔钱就能有幅画挂在家里来说,这是个不错的选择。艺术基金很少有特别成功的。然而,现在有几个亿的贷款压在艺术品上。这就大有文章了,个人和画廊可以共同拥有一批作品。

墨:能再展开说说吗?

JB:这事情一点儿也不透明。随着艺术品带有更多的资产色彩,这些贷款可以对市场情绪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墨:您愿意就中国和亚洲艺术市场在全球语境中的位置做些评论吗?

JB:我对中国和亚洲艺术不熟悉。但我认为印度和中国可能在未来几年会变得更加重要。混为一谈是不对的,所以对中国市场来说,古董市场会独自为政,并可以细分成好几个类别;接下来是当代艺术市场,这里千人一面、都陪着笑脸;然后还有针对西方艺术的一个市场。
包括来自金融方面的影响——谁能在中国进出口艺术。艺术品的流通性很强,如今香港市场已经超过法国,但没多少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中国大陆,更是存在着其他各种因素。还有越来越多的私人美术馆,全球迄今为止已经有差不多2000家了。

墨:这对中国来说肯定是个问题。

JB:盖个房子容易,挣钱养它就难了。这些在中国的私人美术馆得有拿得出手的艺术,或想办法独树一帜。

墨:所以得出什么结论吗?

JB:还是觉得有很多泡沫、水分。说泡沫是因为当人们不在乎他们买的是什么,而只是看短期并会轻易转手。

墨:最后,我想请问你对2011年的预期。

JB:我预测佳士得会上市,那也将让他们和苏富比处在同样的境遇。这就真是透明度的问题了!那时候他们的成交与经营状况就必须得记录在案。
同时我觉得我们也会有更多透明度的错觉。人们为自己保守消息,画廊也不公开任何重要信息,如价格等。这么一来还该怎么透明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Ling

Open Smil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S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